敢不敢试!这些大学的体育考核喊你来挑战

“微信步数每天过万”成了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学生这学期的难题。

春暖花开,又到了户外运动的“旺季”。为了让大学生们走出宿舍,走向操场运动起来,高校也没少下功夫。

在微信运动上每天步数要在1万步以上;长跑跑速要在每千米3分钟至10分钟;环湖长跑中间需刷卡,须以2米/秒以上的速度跑;开设减肥课,体脂百分数Fat%≧30的可选修;...........怎么样,看完是不是感觉分分钟可以瘦下来。然而,这些规定,不是来自健身教练,而是高校体育锻炼的要求。不得不说,为了孩子们的健康和体质,大学相当用心呢。都是为了孩子们好呐!来看看高校都是怎么做的。·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启用“学生课外体育锻炼管理系统”,要求每天锻炼步数达10000步以上,或当天在装有蓝牙发射器的体育场馆锻炼不少于40分钟;每周锻炼需达标五次,至少有一次在体育场馆练习专项内容不少于40分钟。未完成者扣除体育成绩的10%。·广州大学大一大二学生从3月19日到6月22日参加课外长跑,每人必须完成25次以上,跑速要求在每千米3分钟至10分钟,这些数据通过一款跑步APP上传。课外长跑占大学体育总评成绩20%,如学生未按要求完成25次长跑,体育成绩将不给予评定。·南京农业大学继续开设“减肥课”,课程介绍显示,主要针对肥胖大学生开设,选课者需要符合以下条件之一:体质指数BMI≧28,或者体脂百分数Fat%≧30。每学期一共18节课,学习内容包括:运动减脂的基础理论和实践方法、有氧耐力练习、辅助力量练习、饮食控制和营养干预方法以及外景课程。·华中农业大学选修体育俱乐部的所有本科生参加环湖长跑锻炼,锻炼情况纳入每学期体育成绩总评,占30%。环湖长跑路线全程约1500米,路线中间需刷卡,学生须以2米/秒以上的速度跑进,每半程有效时间为6分15秒以内,否则计为无效练习。路线沿途设监控设备,监控信息直接在体育馆监视器可见。·北京师范大学大一学生每学期要在校内具备打卡考勤条件的运动场所自主锻炼不少于30次,大二及以上年级的学生,每学期不少于15次。早晨的自主锻炼时长每次不少于20分钟,其余时间的自主锻炼时长每次不少于30分钟。·清华大学学生参加跑步锻炼,并且要“刷脸”3次完成打卡。从2017级开始,学生必须通过入学后游泳测试,或参加游泳课学习并达到要求,否则不能获得毕业证书。武汉大学通过一款APP对本科生的环跑进行核算,考核计入体育成绩的20%。北京建筑大学大一大二的学生定时在学校规定的时间及路线范围内跑2000米,还在路线上设3个打卡点,每跑到一处就需打卡,而且打卡机还会自动拍照。要求学生每学期至少要长跑锻炼打卡30次,否则体育课成绩将被记为不及格。........不得不说,为了让大家动起来,高校真是操碎了心。与成绩挂钩,与毕业钩挂,希望大家动起来!明明是件好事,无奈“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少学生因为各种原因(没时间、课业重、懒、不想动.....)不去积极完成体育锻炼,为了考核,想出各种办法:把手机绑在腿上抖腿制造步数;买摇步器假造步数;给学校要求安装的跑步APP“越狱”;去操场玩手机撑时间......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呐!明明为了大家好,为什么这么不领情?清华大学体育部主任刘波认为:鼓励学生锻炼,单纯采取强制的方式学生会存在逆反心理,需在强制基础之上用新的方式吸引他们。“通过强制和引导结合,能争取更多学生去锻炼。”中国教育科学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学校不应对运动过程进行强制要求,打卡应该只作为一种要求形式,要让学生有选择余地,“应该通过更多的运动形式、活动、奖励机制等,激励学生积极参与锻炼。”看来本意虽好,还得注意方式。不光这样,刘波主任也提示了一个重要方向,那就是中小学体育教育的基础得打牢。“全国范围来看都是如此,大学上的体育课和中小学没有区别,就是补课来学习中小学没有学到的东西。中小学基础没打好,学生运动技能缺乏,没有自己擅长的项目,锻炼习惯和健康常识也缺乏,大学只能去做补课的工作。”的确,学生体质的提高,不能只寄希望于大学。得从小抓起,得家长、小学、中学、大学一起努力。五月天,春夏交替,光景正好,一起动起来吧!(文/ 王莹 资料来源:新华网等)

这源于广外为鼓励学生课外锻炼提出的新要求:每天锻炼步数达10000步以上,或当天在装有蓝牙发射器的体育场馆锻炼不少于40分钟;每周锻炼需达标五次,至少有一次在体育场馆练习专项内容不少于40分钟。未完成者扣除体育成绩的10%。

你瞧,今年3月浙江工商大学食堂送上了“微信步数当钱花”的福利,根据学生当天的微信步数给出高低不同的餐饮折扣,最低至5.5折;还有,郑州大学去年还推出了“阳光早餐”活动,学生晨跑800米、晨读20分钟或自选活动20分钟后可享受免费早餐。

为进行有效管理,该校体育部4月2日启用了基于小程序的“课外锻炼管理系统”记录锻炼情况。一个月来,不少学生反映每天10000步有点难,为完成“任务”有同学买“摇步器”刷步数,运动步数排行榜上甚至出现了七八万步的作弊高分。

更“霸道范儿”的学校,会将日常体育锻炼与该学期体育课成绩相结合,比如日常体育锻炼在体育成绩中占一定比例。所以当你看到,晚上武汉大学的操场上还闪动着不少学生“跑汉姆”的身影,也就不会惊喜或意外了。

UEDBET西甲赫塔菲 1

“汉姆运动”是武汉大学的一款跑步打卡APP,男/女学生每次需在20分钟内跑完2km/1.8km完成打卡,每学期每位学生需打卡约30次,才能获得该学期体育课20%的成绩。该校学生安志伟说,尽管学校建议学生在天气、身体状况等条件较好的情况下进行锻炼,但到了期末,下雨天也仍有人外出跑步,甚至有学生调侃“就是下刀子也要跑完”。

“课外体育锻炼管理系统”登录页面截图。

考虑到一些学生不喜欢跑步,也有高校鼓励学生采用更多元的方式完成日常体育锻炼。南开大学学生靳佳奇介绍,其学校课外体育锻炼满分为10分,以跑步里程+其他体育运动(如乒乓球、羽毛球、游泳等)时长进行考核,也就是说,学生每学期至少需要跑完30公里才开始计分,分数可通过接下来的跑步里程或在运动场馆的时间在“创高体育”App上打卡来“兑换”。

校方

更有高校将学生的体质健康水平与评奖评优及毕业资格挂钩,例如某高校在2015年《关于执行〈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的通知》中就提出,学生每学年必须参加体质健康测试1次,评定成绩记入《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登记卡》,评定成绩达到良好及以上者,方可参加评优与评奖。学生毕业时,测试成绩不合格者按结业处理。

为促进课外锻炼量身定做

可见,为让学生动起来高校也是用尽心力。但有些学生为了不动起来也是“套路”满满。

据广外介绍,2015-2016学年起,广外就开始将课外锻炼纳入体育课课程评价,占体育课成绩10%。当时要求学生每周锻炼三次,每次半小时以上,由各体育课班级将学生分成几个小组,设小组长和微信群。学生将课外锻炼截图、视频上传到微信群,小组长进行考勤。

有的纯粹不喜欢“跑步”,天津某大学大三学生王晓就觉得,“跑步对膝盖不好,而且天津雾霾有的时候很严重,不适合跑步”。这时候,学校里的共享电动车就派上了用场,“我们就骑着电动车刷‘跑步’里程”。

“我们发现这个方式存在明显漏洞,没有硬性要求的话学生不重视,但当时没有更好的办法去监管。”广外一名体育老师表示。

虽然不少高校的运动打卡App不断升级再升级,比如以“为同一起点规划不同运动路径”“跑步结束后上传自拍”“监控步频”等方式限制了“接力跑”“代跑”等,以防学生偷懒作弊。但学生总能找到相应的“对策”,据记者了解,有学生会坐着校车等代步工具来“打卡”运动;有的把手机绑在宠物狗上,让狗帮忙“代跑”;有的学校中,帮同学代跑已成了一门“小生意”。

为对学生课外体育锻炼情况进行有效管理,今年4月2日,广外正式启用“学生课外体育锻炼管理系统”。据介绍,该系统是国内首个针对教育部有关大学生课外体育锻炼要求指标量身定做的应用系统。

临近期末,也就到了跑步打卡的截止日期,新闻专业大三学生陈安告诉记者,有时能看到有同学身上带着两三个手机在跑步。当然,他自己偶尔也会找同学带上自己的手机去完成打卡。

“我们希望学生通过2年体育课掌握1-2项技能,养成终身锻炼的习惯。”上述体育老师说,“但调研发现,大学体育课每周1次,一次120分钟,中间还有考试、放假、天气情况、体质测试,真正锻炼的时间不到10周,想让学生掌握一门技能,提高体质太难了,所以把重点放在了课外。”

“经常因为其他安排耽误,况且有时候忙一天我觉得我的运动量已经够了,就不想再去跑了。”陈安坦言,自己一般都是卡着截止日期完成打卡,也有让别人帮忙打卡的经历。

UEDBET西甲赫塔菲 2

在陈安看来,不少学校推出了很多强制性的措施让学生“动起来”的初衷是好的,但总难免有学生“作弊”,一定程度上源于措施的统一性与学生个性需求之间的矛盾。“课外锻炼本就该是学生自主选的,学校可以给提供更丰富的运动项目和设备,让我们选自己的喜欢项目去做,更能激发学生的运动欲”。

步数和运动时长排行榜页面截图。

而武汉大学土木建筑工程学院学生徐然认为,让学生“动起来”的关键还是在于为学生树立健康生活与日常锻炼的理念。即便学校没有强制要求,她基本上每晚也会去操场跑4公里以上,而打卡1.6公里的“汉姆运动”只是“顺便”的事。

学生

东北大学学生王钰婷同样如此,虽然到了大三已不用再参加学校打卡的课外运动,但忙于考研的她仍会每天抽出一定时间跑步或到健身房锻炼。在她看来,通过强制性的措施来监督学生锻炼只能“治标不治本”,归根到底是要“去措施”化,如何从小培养学生健康生活的理念、让学生自发自觉地参与到体育运动中来才是关键。

新系统刺激了摇步器消费

系统启用一个月来收效如何?

“喜欢穿带口袋的衣服了”“起码会走走”“把手机绑腿上,抖腿一万步很简单的”“刺激消费,学校给摇步器做贡献了”……记者采访了8名广外学生,多数学生对新规并不乐观。

首先,要达到每天步数上万并非易事。“广外本身不大,如果当天满课来回宿舍大概有五千步,下雨天操场也不能去”“步数每天顶多就8000多”,一些学生表示每天走一万步有点困难。也有一名学生表示,“课多的话,来回几次教学区还是有一万步。”

因每天一万步的较难达到,随之出现了“消极”的应对措施。有学生表示,这一系统刺激了摇步器的销售,微信步数排行榜甚至出现了七八万步的“选手”;还有学生选择比较原始的手摇,或绑在腿上抖腿;再不然就去操场“待”够40分钟。“晚上七点到九点去操场,你会发现很多人坐在那里玩手机。”一名学生告诉记者。

回应

不会影响学业 没必要作弊

针对这些问题,上述体育老师介绍,一万步是根据教育部每天锻炼一小时的要求来量化的,之前做过实验,并找学生分两批做了调研。“第一批是调取学校各学院共30名学生过去一个月的微信步数,发现学生平均步数在每天8300步左右;第二批找了20名学生做一周的步数监控,观察学生每天具体活动与步数的关系。”

这名老师表示,一万步和40分钟的课外锻炼本来就不难达到,而且课外锻炼本来就只占课内成绩的10%,不存在说直接影响学业的问题,我们也教育学生没必要去作弊。

■ 观点

“中小学体育教育缺失,大学补课困难”

清华大学体育部主任刘波认为,鼓励学生锻炼,单纯采取强制的方式学生会存在逆反心理,需在强制基础之上用新的方式吸引他们。清华大学除用App督促学生跑步,还通过动漫、体育社团等各种方式给学生提供更好的锻炼条件。

“通过强制和引导结合,能争取更多学生去锻炼。”刘波说。

此外,刘波表示,大学体育理应在中小学基础上,通过社团、体育课等方式加以提高,但问题在于中小学体育教育缺失,补课困难。

“全国范围来看都是如此,大学上的体育课和中小学没有区别,就是补课来学习中小学没有学到的东西。中小学基础没打好,学生运动技能缺乏,没有自己擅长的项目,锻炼习惯和健康常识也缺乏,大学只能去做补课的工作。”刘波说,跟以前相比,现在对学生的锻炼越来越重视,教育部也提出每个学生学会至少两项终身受益的体育锻炼项目,最后还需要政府、中小学学校和家长一起联动来落实。

■ 综述

多所高校“出大招”激励学生锻炼

2017年《中国学生体质监测发展历程》显示,我国大学生体质依然呈下降趋势,只是下降速度趋缓。与此同时,肥胖率持续上升,每5年提高2%到3%。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强化学校体育促进学生身心健康全面发展的意见》,要求切实保证学生每天一小时校园体育活动落到实处,高等学校要通过多种形式组织学生参加课外体育锻炼。

记者梳理发现,为鼓励大学生进行体育锻炼,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的“新招”并非个例。近两年,不少高校都出台了相应激励措施。

今年3月,广州大学要求大一大二学生从3月19日到6月22日参加课外长跑,每人必须完成25次以上,跑速要求在每千米3分钟至10分钟,这些数据通过一款跑步APP上传。课外长跑占大学体育总评成绩20%,如学生未按要求完成25次长跑,体育成绩将不给予评定。

去年8月,华中农业大学要求选修体育俱乐部的所有本科生(一、二年级学生,还包括三、四年级未修满体育学分或需重修的学生)参加环湖长跑锻炼,锻炼情况纳入每学期体育成绩总评,占30%。环湖长跑路线全程约1500米,路线中间需刷卡,学生须以2米/秒以上的速度跑进,每半程有效时间为6分15秒以内,否则计为无效练习。路线沿途设监控设备,监控信息直接在体育馆监视器可见。

此外,早在2016年,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建筑大学、武汉大学等多所高校就曾要求学生“运动打卡”。清华要求学生参加跑步锻炼,并且要“刷脸”3次完成打卡,为配合学生更好地完成锻炼还推出了专门的App。武汉大学也通过一款App对本科生环跑进行核算,考核计入体育成绩20%。

值得一提的是,清华大学去年重启老“校规”,从2017级开始,清华学生必须通过入学后游泳测试,或参加游泳课学习并达到要求,否则不能获得毕业证书。

新京报记者 王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