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煤电基地未来大规模开发对水危机的影响正被相关研究机构关注。

煤炭噬水,气势凶猛。 十二五期间,国家规划在西部大规模开发和建设16个大型煤电基地,到2015年,这些大型煤电基地上下游产业链需水量总计约99.75亿立方米。在《噬水之煤煤电基地开发与水资源研究》(以下简称《研究》)报告发布会上,中科院地理所研究员、水循环与水文过程研究室主任宋献方公开表示。 根据由中科院地理所与绿色和平联合编制的《研究》,西部地区原本水资源就十分紧张,上述项目将进一步加剧当地的水资源危机。到2015 年,内蒙古、陕西、山西、宁夏的煤电基地需水量接近、甚至大大超过整个省份目前工业总用水量94.1%~140.8%。 这意味着基地规划规模与现在供水能力之间存在一个大的缺口。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孙庆伟表示,建议国家发改委按照量水而行、以水定产的原则对西部各省项目建设的可行性、规划规模的合理性重新评价。 同时,水利部水资源司副司长许文海对本报透露,过去主要是对项目的需水论证,未来我们将督促黄河流域委员会,加强对大型煤电基地所在地的区域水资源供需论证,以化解西部地区的能源开发与水资源供应之间的矛盾。 需水100亿立方米 煤电基地的西进,或将加剧多煤少水的西部地区的供水矛盾。 根据国家《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征求意见稿)》与《煤炭工业发展十二五规划》,十二五期间要重点建设14 个大型煤炭开采基地,包括晋东、晋中、晋北、陕北、黄陇、宁东、神东、蒙东、新疆、冀中、鲁西、河南、两淮、云贵,并计划在此范围内进行煤电一体化开发建设16个煤电基地,这些基地可开发火电装机总规模预计超过6 亿千瓦。 《研究》指出,一个煤炭-煤电-煤化工基地的上下游产业链包括煤炭开采产业、火力发电产业和煤化工产业等,从煤炭开采、洗选、火力发电到煤化工的整个过程都高度耗水。 我们对16个煤电基地上下游全产业链耗水量进行了初步估算,总需水量大约是99.75亿立方米。宋献方介绍。 在孙庆伟看来,99.75亿立方米的需水量数额惊人,这个数字相当于黄河流域多年平均流量580亿m3的1/6、黄河正常年份可供分配水量370亿立方米的1/4;从日需水量来看,平均到每天日均需水2733万立方米,是北京市2012年度全市中心城区日供水能力的9倍;是2009年度全国日耗水量的1/5。 这种能源开发方式显然是难以持续的。如果用水资源的价值来换取煤炭资源的价值,肯定是笔亏本买卖。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煤炭厅厅长吴永平在今年两会期间曾经如是说。 或将加剧黄河断流风险 实际上,煤电基地的开发,对资源和环境的影响远远无法用亏本两个字来概括。 首先,黄河断流和污染的风险将会加大。黄河中上游五大煤炭基地已探明储量占全国总储量的41%,分布在黄河流域附近的煤电基地大量引用黄河及其支流水资源,有可能提高黄河断流的风险,对居民饮水造成威胁,并可能进一步挤占农业和生态用水,对粮食安全和生态环境造成很大影响。宋献方介绍。 《报告》也指出,黄河流域煤炭基地的废污水大多排入各级黄河支流、然后进入黄河。黄河中上游五大煤炭基地每年煤田废水排放超过八千万吨。黄河流域干支流水污染造成重大经济损失,直接经济损失每年在115亿-156亿元之间,同时也威胁到黄河沿岸大中城市饮用水供水安全,甚至导致城市供水中断事故,严重制约着黄河沿岸经济社会的发展。 再者,煤炭开采必然会严重破坏地下水资源。据推算,每开采1 吨煤炭要破坏2.54立方米地下水资源。以主要位于内蒙古的神东和蒙东基地为例,以两个基地2015年煤炭开采量(10.4亿吨)进行估算,将破坏26.4亿立方米地下水资源,接近内蒙古地下水资源总量139.35亿立方米的1/5。 这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影响了当地居民的生活。 为此,孙庆伟呼吁,国家发改委应该以国务院国发〔2012〕3 号文件《国务院关于实行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的意见》为依据,在以上各类环评、水资源评价及最新研究的客观核算、分析基础上,本着量水而行、以水定产的原则对西部各省份项目的建设可行性、规划规模合理性作出重新评价;对自然环境无以为继或严重威胁水资源安全的煤电、化工规划建设,建议及时做出修订、调整。 此外,《报告》建议, 环保部应该在今年刚刚启动的西部大开发战略环评中重点综合评估西部煤炭基地采煤及相关产业开发消耗和破坏水资源的问题。

UEDBET西甲赫塔菲 ,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陆地水循环与地表过程重点实验室最近完成的报告称,到2015年,西部煤电基地大规模开发每年将消耗至少近100亿立方米的水,这将加剧西部省区已经显现的缺水危机。

中科院的专家建议,尽快开展严格的煤电基地建设的水资源影响评估,包括在“西部大开发战略环评”中加强西部能源基地耗水问题分析。

“煤水矛盾”突出

“西进”是“十二五”期间我国煤电基地建设的一个特点。

根据“十二五”规划纲要,为了满足全国能源增长的需求,将建设山西、鄂尔多斯盆地、内蒙古东部地区、西南地区和新疆五大国家综合能源基地。《煤炭工业发展“十二五”规划》进一步明确提出,要重点建设14个大型煤炭开采基地,包括晋东、晋中、晋北、陕北、黄陇、宁东、神东、蒙东、新疆、冀中、鲁西、河南、两淮和云贵。依托上述煤炭基地资源优势,“十二五”建设16个大型煤电基地。

水资源是决定煤电基地开发规模和产业发展的关键因素,特别是煤化工产业,对煤炭、水资源消耗量巨大。一个产出百万吨的煤化工项目,一般每年消耗煤炭数百万吨,水量上千万吨。

“2015年,全国大型煤电基地上下游产业链需水量总计约99.75亿立方米。这个数字相当于黄河正常年份可供分配水量370亿立方米的四分之一。”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陆地水循环与地表过程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宋献方告诉中国经济时报。

如果将上述需水量折算,每天日均需水2733万立方米,这一数字相当于北京市2012年度全市中心城区日供水能力的9倍,2009年度全国日耗水量的五分之一。

然而,我国北方煤电基地大多位于水资源缺乏地区,且都属于资源型缺水和工程型并存地区。煤炭资源丰富的地区往往水资源匮乏,形成了“煤多水少”的局面。其中,山西、陕西、宁夏、内蒙古和新疆五省区煤炭保有储量约占全国的76%,但水资源总量仅占全国的6.14%。煤炭资源分布和水资源配置形成呈显著的逆向性。

宋献方表示,将煤电基地产业链涉及的采煤行业、火电行业、煤化工行业的需水量预测结果,按照煤电基地归属进行整合,“十二五”末耗水量最大的省区市内蒙古、山西和陕西。这三省区以及宁夏,2015年规划煤电基地整个产业链的需水量均大大超过现状工业总用水量。

“4个省区大型煤电基地的规划规模与现状供水能力存在很大矛盾,急需根据当地实际的水资源承载能力重新对煤电基地的规划进行评估、调整。”宋献方说。

长期关注气候和能源问题的专家孙庆伟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既然中央文件已经反复指出中国要实施“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那么,“十二五”煤电基地建设的水资源问题绝对应该得到充分的重视。

“以水定产”

“如果用水资源的价值来换取煤炭资源的价值,肯定是笔亏本买卖。”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煤炭厅厅长吴永平如此评价煤炭的水资源代价。

煤电基地建设以及带动的水利工程建设在为社会发展带来经济效益的同时,也往往会破坏生态环境,引起一系列影响范围更为深远的水环境问题。

煤炭开采必然会扰动地下水。中科院的数据显示,每开采1吨煤炭要破坏2.54立方米地下水资源。西北地区吨煤开采平均破坏水资源为7立方米左右。

目前,黄河中上游五大煤炭基地已经探明的储量占全国总储量的41%。随着各省区工业开发对支流水量的过度消耗,各支流频繁断流,从而严重影响黄河干流水量。2003年到2006年8月,煤电基地集中分布的黄河宁蒙段出现了16次断流预警。

此外,黄河流域煤炭基地的废污水大多排入各级黄河支流,然后进入黄河,中上游五大煤炭基地每年煤田废水排放超过8000万吨。黄河流域干支流水污染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每年在115亿元到156亿元,也威胁到沿黄大中城市饮用水供水安全。

中科院报告提醒,“十二五”期间,分布在黄河流域附近的煤电基地大量引用黄河水,有可能提高黄河断流的风险,对居民饮水造成威胁,并可能进一步挤占生态用水,使原本脆弱的生态环境进一步恶化。

宋献方说,根据“十二五”规划,今后北方煤电基地建设的水资源主要靠城市中水、矿坑排水、引水工程、节水、水权置换和一些水利重大工程等解决措施。然而,这些供水都是建立在一些条件或者工程上的,一旦某个环节出现问题,将不能实现。

孙庆伟把煤电基地获得水资源的方式分为三类:抽取地表水、抽取地下水、建设水库。他在走访过程中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在有的地方,能源企业开始建设水库。不过,水库并不放水,其主要功能是配合煤电基地的建设。这些工程不仅占用大量的土地,而且对下游的生态环境带来威胁。

“要对规划项目、建设中项目、已建成项目水资源使用的合法性和合理性进行评估。对煤电基地开发的布局和规模重新评估,做科学调整。尤其是内蒙古、山西、陕西、宁夏等省区,必须在保证生活用水、农业用水、生态用水的前提下,以水定产。”孙庆伟说。

与此同时,宋献方呼吁,健全和完善环境保护与治理的法律体系,合理制定水资源价格,采取节水技术、改善工艺,节约用水,提高用水效率,综合治理生态环境,防治水污染,采取有效措施保障煤电基地建设和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