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DBET西甲赫塔菲 1

农财君说:刚刚过去的一年,六大巨头演义重新塑造了全球农资市场的格局。曾经肩并肩作战的六大巨头,孟山都、杜邦、先正达、拜耳、巴斯夫、陶氏益农,换了一把玩法,历经多番周折,陶氏益农与杜邦,孟山都与拜耳,前后“结盟”,先正达正走进我国,比较“安分”的要数巴斯夫了。现在各位大佬的排兵布阵都弄好了没?全球种业中、欧、美三大种业寡头时代是否将要来临? 拜耳+孟山都=?年底完成收购 最少80亿美元在美国投资 有德媒称,德国化工企业拜耳公司显然必须考虑布鲁塞尔反对其收购孟山都计划的可能性。据德国新闻电视频道网站1月21日报道,主管卫生与食品安全的欧盟委员维特尼斯•安德柳凯蒂斯对德国《每日镜报》说:“新企业会对种子和农药市场以及农民产生巨大影响。”负责竞争事务的欧盟委员玛格丽特•韦斯塔格将对此进行“非常详尽的审查”。 拜耳计划在2017年底前完成对孟山都的收购。但目前还需要多个监管部门的批准。这一强强联合尤其遭到了环保支持者的批评。他们担心,合并后的企业会对世界各地的农业拥有过大的影响。不管怎样,很多地方已经对孟山都持保留态度,因为除存在争议的除草剂草甘膦之外,该公司也生产转基因作物。 近日,拜耳及孟山都发表联合公告,指拜耳行政总裁Werner Baumann及孟山都主席兼行政总裁Hugh Grant,上周与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及其团队举行会议。 公告中指,拜耳与孟山都合并后的公司,未来六年将在农业研发投资160亿美元,当中最少80亿美元在美国投资,将提供数千个高科技及高薪职位,有关职位令美国继续成为农业创新的前沿国家。合并后公司的全球种子研发中心会以美国圣路易斯为总部,该处亦会为北美农业部门的商业中心。 孟山都已发布2017产品线新进展。孟山都公司执行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傅瑞磊博士说:“2017年是孟山都产品研发线里程碑式的一年。科技发展使我们研发出崭新的解决方案,14款即将商业化的新产品和气候公司超过35项数字农业研发项目正是技术快速进步的体现。” 据悉,孟山都2017年第一季度实现净销售额$26.5亿美元,同比2016年增长19.4%;毛利润达到12.5亿美元,同比2016年增长39.7%。优秀的成绩单离不开孟山都明星产品Intacta RR2 PRO™转基因大豆在南美市场的突出表现。 中国化工+先正达=?已基本定调 做好close的准备 瑞士农化和种子公司先正达董事长德马拉,在达沃斯论坛期间表示,预计在先正达满足监管机构提出的条件后,交易可获得欧盟批准。由于涉及的业务领域多、交易复杂,各国审批需要时间也可以理解。总体上,他对这项交易最终能够达成“很有信心”。 德马拉表示,由于该收购主要是控制权转换,且两家公司业务互补、重合度低,预计在做出特定让步和切割后,将在不久后获得欧盟委员会竞争事务专员的批准。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参加达沃斯论坛期间会见了瑞士经济界代表,与会代表就包括先正达的董事长德马拉。自2016年12月以来,二级市场的表现反映了市场人士对交易达成的信心,先正达美股ADS从2016年11月30日76.42美元/ADS——这一自宣布被收购之后的触底价格,涨到了2017年1月19日的84.44美元/ADS,累计涨幅达10%。一位香港市场人士对财新记者称,接近交易的金融机构已经接到消息,要求“做好这一交易快要Close的准备”。 德马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我们跟孟山都合并的话,先正达这个品牌未来就会消失,而如果跟中国化工合作,先正达的价值和文化将得以保留。对于先正达而言,能有中国化工这样的长期投资者的支持,可以在科技创新领域进行持续投资。” 据路透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欧盟反垄断机构将批准先正达和中国化工的交易;中国化工同意在十多个欧盟国家出售部分产品,一些产自Adama,还有一些产自先正达。 中国化工收购先正达的交易已在2016年8月获得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 的批准。德马拉称,所有各国监管机构中,最困难的是CFIUS的审批,此后交易又获得了13个国家相关监管机构的批准。接下来还需要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加拿大、墨西哥、巴西和中国当局的批准。 杜邦+陶氏益农=?完成日期推迟 受欧盟审查拖累 道琼斯消息,杜邦公司推迟了与陶氏化学公司合并事宜的完成日期,因欧盟反垄断机构正对这两家公司的农业业务进行审查。 杜邦公司首席执行长Ed Breen表示,两家公司正在就潜在的剥离农药业务资产以获取交易批准进行谈判,上述合并交易将创建一家规模为近1,290亿美元的工业巨头。 上述于2015年12月份公布的合并交易之所以推迟,是因反垄断监管机构寻求有关两家公司在杀虫剂、除草剂和农作物种子领域竞争业务的大量信息。陶氏化学和杜邦公司最初预计该合并交易将于2016年底完成,但Breen近日告诉分析人士称,现在看来在3月之前达成的可能性不大。 陶氏、杜邦两公司已举行听证会向欧盟反垄断监管机构提供他们市值600亿美金并购案的详细信息。听证会是监管机构衡量该交易应该被批准还是禁止最后一个环节,听证会上律师在欧盟高级官员面前陈述观点,支持并购的其他公司亦可提供证词。此前,陶氏和杜邦曾在7月给出一项提议,但欧盟认为该提议不足以说服其对该交易的“严重怀疑”。近几周,两公司就这个问题多次与监管机构进行交流,以期解决这个问题。 陶氏益农、杜邦两公司称,任何成本的缩减都不会造成研发的投入减少,仅仅是减少他们在进行大量化学成分筛选过程中的重复性工作。该行业要求他们不断进行创新以对抗新的病虫害。据悉,陶氏益农、杜邦两公司曾在去年一个演讲中表示,他们的研发投入将减少3亿美金,并称这是实现30亿成本资金协同效应的一部分。因为它们合并并分成三个独立的上市公司,分别专注于农业、材料和特种产品。 近日,陶氏化学公布第四季及全年业绩,公司季度净销售130.2亿美元,同比升13.6%,高于市场预期的123.8亿美元。全年盈利为39.78亿美元,同比跌45.8%。公司表示,与杜邦化工的合并工作取得显着进展。 巴斯夫?重心不在种业 曾经考虑收购先正达 2017年,印度的水稻种植者将能够通过使用巴斯夫水稻植保解决方案来实现增产和提高收入,这也是巴斯夫水稻解决方案首次进入印度。 巴斯夫植保部门总裁MarkusHeldt在印度海德拉巴举行的产品发布会上表示,我们的目标是支持印度水稻种植者,帮助他们实现水稻的全部潜力。我们将致力于将巴斯夫的专业能力投入到现代可持续农业中,满足印度水稻种植的需求。 在未来三年,巴斯夫将陆续推出更多产品,其中包括全球最先进的除草剂、杀菌剂和杀虫剂,来满足农民对现代农业解决方案的需求。 由此可见,三大并购案都悬而未决,包括陶氏杜邦合并、拜耳收购孟山都以及中国化工收购先正达。这三大并购案将重塑农化行业格局,影响杀虫剂、除草剂、杀菌剂等农化产品生产,欧盟竞争专员Margrethe Vestager警告说,这些并购案可能使该行业“相当集中”。 由农财君刘法钊整合,转载请注明

近两年全球农业表现低迷,但并未影响农化企业并购重组的热情。

周二,欧盟宣布将就拜耳斥资660亿美元收购美国种子农业生物巨头孟山都的世纪大并购进行深入调查。该交易是迄今为止德国公司最大的收购之一,如果成功的话将建立世界上最大的综合农药和种子公司。

从2015年12月至今,半年过去了,全球并购重组的大军中,不仅有陶氏化学、杜邦、拜耳、孟山都、先正达等几大农化巨头,也包括了诸如中国化工集团这样的中资企业,以及拜耳这样的医药巨头。

欧盟竞争委员Margrethe Vestager表示:“种子和农药对农民和消费者来说至关重要。我们需要确保有效的市场竞争,让农民能够获得以实惠的价格购买质量更好的产品。这样的环境才能保持农业公司创新和改善产品的能力。”

分析认为,全球农产品价格大幅下滑导致全球农业公司效益下滑,是这轮并购潮的大背景。这些公司面临的一个挑战是,全球范围内粮食价格的低迷削弱了农民们的收入,迫使他们不得不压缩从种子、化肥到农业机械的所有支出。

欧盟周二表示鉴于近期行业整合,拜耳这笔交易将影响农药、蔬菜作物种子、转基因种子开发和数字农业技术等的市场竞争。

另一方面,随着世界气候变暖、耕地减少、人口增长等问题,对于作物品质种类需求的多元化,将进一步提高全球种子的需求量。

2016年9月14日,德国制药和农化公司拜耳宣布,将以每股128美元的价格全现金收购美国农业生物技术公司孟山都,交易价值为660亿美元。

在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看来,未来农用种子及化学品工业的合并潮愈演愈烈。而中国也希望在这一股全球大潮中,通过并购实现农业现代化,并获取种子专利等相关知识产权。

该消息发布后,拜耳与孟山都股价均有所上涨。

谁是全球最大农业供应商

UEDBET西甲赫塔菲 2

2016年5月23日,发明阿司匹林的德国医药巨头拜耳集团官方正式向着名的转基因种子公司孟山都官方发出收购要约,“每股122美元全现金要约,孟山都估值620亿美元”。

UEDBET西甲赫塔菲 3

拜耳企图通过收购孟山都,来成为全球最大农业供应商。孟山都是转基因作物的领先生产商,而拜耳的农业业务包括生产种子以及杀灭杂草害虫和真菌的化合物。据摩根士丹利估计,合并后公司将占据约28%的全球农药市场、约36%的美国玉米种子市场和28%的大豆种子市场。

自2015年12月以来农化行业已发生并购三部曲:

不过孟山都以“要价过低”拒绝了拜耳提出的收购要约。

拜耳收购孟山都,连同之前陶氏化学公司以1300亿美元合并世界排名第二大的美国化工公司杜邦公司和中国化工440亿美元收购瑞士农药巨头先正达公司,这三大天价收购将全球农业业务从六大公司缩减至四大公司。这些收购受到监管机构、政治家、农民和消费群体的大量审查和批评。

5月24日,孟山都官方声明称拜耳的报价在“财务上存在不足”。孟山都董事长兼CEO休·格兰特在声明中表示,拜耳的要约明显低估了孟山都的价值,在融资和政府审查方面存在潜在风险。

欧盟决定密切地关注拜耳这笔交易完全在情理之中。拜耳CEO Werner Baumann在7月下旬曾表态,他预计欧盟将深入调查该收购,“因为这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交易”。他还表示希望该交易可以在2017年底前完成。

对此,美国媒体援引未具名知情人士的话称,拜耳并没有打算放弃,已进行融资并计划再次向孟山都报价收购,收购价可能提高至每股135美元。

此外,欧盟竞争委员会对陶氏--杜邦和中国化工--先正达的交易已进行到了第二阶段调查,这两家公司都被要求出售部分重大资产以获得批准。

知情人士还表示,新加入该并购计划融资银团包括了汇丰控股及摩根大通及瑞士信贷也已为拜耳担任本案咨询顾问。

陶氏--杜邦并购于今年3月获得批准,其前提是同意出售杜邦公司的研究部门,以减少该交易对作物保护化工品创新生产的影响。欧盟也是在中国化工承诺出售部分欧洲业务以保证市场竞争之后才在4月宣布这笔中国最大的跨境收购。

对此,拜耳董事长鲍曼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表示,对孟山都的收购不是短跑,肯定是一场“马拉松”。特别是获得反垄断机构的批准将旷日持久,不管怎么样,收购孟山对拜耳的发展来说是“正确的战略性决定”。

欧洲监管机构将持续调查至明年1月以决定该收购批准与否。

欧洲巨头的这一次大动作,实际上源自去年至今全球农业公司的效益下滑。

拜耳此前已向全球30个反垄断监管机构提出交易批准,欧盟周二的决定将令其在2017年底之前完成交易的希望破灭。

在拜耳之前,全球农业企业已经发生过面对两起堪称农化领域的交易大地震。

无独有偶,巴西的反垄断监管机构今日称AT&T Inc.对于时代华纳公司的854亿美元收购构成了竞争风险,这可能会推迟最终审批流程。

全球农化市场面临洗牌

拜耳总部位于德国,旗下业务包括医药保健、种子和农药产品,目前,拜耳的市值约为900亿美元。

2015年12月,美国最大的两家化工公司陶氏化学和杜邦正式宣布合并。

孟山都总部位于美国密苏里州,目前市值约460亿美元。孟山都是全球最大的转基因种子生产商之一。

合并后的公司将被命名为陶氏杜邦公司,成为全球最大化学公司,市值超过1200亿美元。

据《华尔街日报》分析,这桩交易并不会给两家公司擅长的化工行业带来多大变革,但却会成为种子和农药行业10年来的第一次大调整。陶氏杜邦公司将超越孟山都,成为全球最大的种子和农药公司。

事实上,之所以选择合并,与这两家公司共同面对的农业板块的业绩下滑有关。2015年上半年,陶氏化学包括农药和种子在内的总销售额同比下降10.3%;杜邦公司2015年三季度业绩显示,季节性经营亏损为2.1亿美元,与2014年同期相比多出了1.54亿美元,其中,由于种子的销量减少和对害虫控制产品的需求减少,农业板块的销售额同比下降30%。

两公司表示,合并后的公司未来将寻求分拆为三家独立的上市公司,分别专注于农业、材料和特种产品。其中农业部门将缔造一个更加深化的农药产品组合,包括除草剂、杀虫剂和杀菌剂,以及一个更加强大的转基因种子专利组合,加剧与全球第一大种子供应商孟山都公司和全球杀虫剂领头羊先正达的竞争。

与此同时,合并后的公司可能保留杜邦备受重视的种子业务,剥离陶氏化学较小的部门,以确保获得反垄断部门的批准。目前,杜邦种子业务在美国玉米市场占有35%的份额,在大豆市场占有1/3的份额。

“这只是这个领域整合的开始。事实上,这个行业的整合来得有些晚。”对此,美国一家化工咨询机构合伙人马克·格利表示。

到了2016年春节前夕,让国际农化市场震惊的消息再度传出:中国化工集团公司也提出了以43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瑞士农化和种子公司先正达,并保留先正达的瑞士总部和管理层。

“简单来说,先正达仍然是先正达,”先正达公司董事长Michel Demaré在公司网站发布的视频中说道,“我们的名称不变。我们总部仍设在瑞士。世界各地的客户仍然可以使用并购买同样的创新产品,帮助他们提高生产效率和产量。”

“通过本次交易,先正达将获得一位雄心勃勃的股东,帮助我们充分发挥公司独立战略的全部潜力,”Michel Demaré还补充道,“同时,这也能让我们以强有力的姿态进入中国市场。”

先正达总部设在瑞士巴塞尔,是世界上最大的农业化学品生产商之一,其产品包括杀虫剂、杀菌剂、除草剂和种子。2015年该公司公布的销售额为134亿美元,并在90多个国家雇用了超过2.8万名员工。

这是迄今为止中国企业在海外进行的最大收购。业内高管称,这期并购交易可能有助中国更快地开发新型种子和化学产品,并进一步降低农业开发成本。

有趣的是,就在2015年,孟山都也曾尝试收购先正达,但以失败告终。当时先正达的董事会表示,孟山都的收购要约没有考虑监管机构否决交易的风险。

尽管目前双方对这笔交易都释放出了极大的热情。中国化工集团公司的这宗交易仍然可能会面临严格的监管审查。

“由于先正达有27%的销售在北美市场,相比宽松的欧洲,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对中国企业一向秉持贸易保护主义态度,严格的限制条款可能令投资者更加举棋不定。中国化工这次面对的是一块更难消化的硬骨头。”《经济学人》杂志文章当时这样分析。

目前,由于一些监管审批未完成,中国化工集团的收购有效期将延长,预计在今年年底前完成。此前先正达就表示,中国化工集团的收购要约首次延期自5月24日开始,到7月18日结束。

目前尚不清楚有哪些关键监管机构的审批未通过。早在今年3月份就有美国议员致信美国财政部长,要求美国农业部参与该并购案的审查,以便更好地评估该交易对美国食品安全可能产生的影响。

对于中国化工集团在农业领域的动作,美国媒体认为,对于美国本土公司也是一种冲击与挑战。

“为什么中国化工集团不能成为农业领域的华为?”《华尔街日报》评论道,“在美国很少有人了解像国有的中化这样的公司,这些公司日益成为全球化学和农业科技市场的领跑者。不难想象未来中国中化将缓慢地在规模较小的市场获取市场份额,然后向亚洲、非洲以及欧洲和美洲扩张,正如华为在电信行业的崛起迫使西方最后的四家电信巨头朗讯科技、阿尔卡特、诺基亚和西门子最终合并一样。那么对于陶氏化学和杜邦公司来说,或许与其晚合并不如早合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