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中科院化学所老所长胡亚东:狙击“水变油”

UEDBET西甲赫塔菲 1

在1995年3月的全国政协八届三次会议上,物理学家赵忠贤等41位政协委员联名提案,建议有关部门认真调查“水变油”的投资情况,及其对经济建设的破坏后果。

5月2日,从中科院化学所的朋友处得知了一个不幸的消息:化学所老所长胡亚东先生于4月29日因病与世长辞了,享年91岁。

“专业未探深,杂学似精通。喜交天下客,聪颖不超人。谈笑生风趣,笔下有深情。才情来众生,任随你我评。”这是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胡亚东生前写的一首自题诗,足可见先生的胸襟和才情。

那么,这神奇的“水变油”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与胡亚东并不熟识,也没有太多接触。作为一名记者我甚至都没有采访过他。他当化学所所长的时候,我还没有作为跑口记者联系中科院。

这位著名高分子化学家因病医治无效,近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1岁。

这一切需要从一个东北人说起。这个东北人叫王洪成,与那个叱咤风云的政治人物一字之差,但都是能折腾的人。这位出生于1954年的黑龙江人,学校教育经历只到小学四年级,养过猪,学过木匠,也当过兵,就是没学过化学化工。复原之后,王洪成分配到了哈尔滨公共汽车公司当司机。

但胡亚东那高大的身躯、洪亮的嗓音却永远铭刻在我的脑海里。

勇担重任,合成出我国首块氟橡胶

在那个时代,农村兵退伍之后,能进哈尔滨这样的大城市当个公交车司机,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出路。

因为,我与胡亚东有一次令人难忘的交往。

“专业未探深”?实非如此。

不过,王洪成与那位当过上海国棉十七厂保卫科干部的东北大同乡一样,是个不甘心平凡的人。王洪成突破的领域不在政界,当然他也没有那个长春大同乡那么好的机会。王洪成很喜欢汽车,对这种工业文明产物的兴趣也是从表象到本质,经历了一个深刻变化的过程。

在胡亚东正式“出场”前,我想多交待一点背景。

UEDBET西甲赫塔菲王洪先生成很心爱汽车,那个时候在中原还处于空白的氟橡胶。1956年中国决定自行研制导弹、原子弹,1957年美国将氟橡胶作为第一号禁运物资。“当时在中国还处于空白的氟橡胶,是与原子弹、氢弹联系在一起的物资,重要性不言而喻。”中国科学院院士蒋锡夔曾如是回忆。

UEDBET西甲赫塔菲 2

上世纪90年代,伪科学极其猖獗。一批来自科技界、社科界、医学界等的人士积极地投入反伪科学的斗争,还有一些记者也经常参与反伪科学的活动,这其中就有我。

1958年起,胡亚东开始负责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国防任务中高分子材料的研究及组织工作,同时主持氟橡胶研制课题。

水变油神话

伪科学的表现很多,而我与胡亚东的交集则是因为水变油之事。

1959年5月,他合成出中国首块氟橡胶,并很快由原化工部指定上海橡胶研究所进行扩大实验。胡亚东和他的研究组协助该所建立氟橡胶实验室,并组织实验。

从1972年开始,王洪成开始关注汽车燃料问题。在后来的媒体叙事中,没有受过起码正规教育的王洪成被描绘成一位不被传统填鸭式教育束缚,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智者,甚或天才。

水变油的“发明”人叫王洪成。

这项成果于1965年获国家科委发明奖,并载入《当代中国》和《军工史》两部著作中。

在搞不清科学和伪科学边界的时代,王洪成敢于去想,也敢于去做,被无数次证伪的“永动机”梦想也成为王洪成的攻关方向。与传统科学认知不同,王洪成认为“石油不是有机物常年累月堆积而成,而是地下水与某种物质在特定情况下发生反应形成的;他认为‘永动机’的奥秘最终也是会解开的,因为人类就生活在一个巨大的永动机上一一地球虽无外力推动、仍在永不停息地运转,直到它毁灭的那一天。”

作为哈尔滨公共汽车司机的王洪成号称自己可以把水变成油。主要步骤是,在自来水里注入一定比例的汽油,然后再倒进去一些王洪成自己研制的液体,水就可以变成油了。王洪成以此项技术圈了很多单位的钱。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胡亚东一生中,他曾三次参与国家科学发展规划的制定工作。这种特殊的经历也让他视野开阔,站在大科学层面去思考学科的未来。

王洪成想的不是在现有能源体系做改进,而是想研制一种代替汽油的节能燃料,虽然他连常见的化学符号都不认识。或许王洪成看过一两本初中化学书,知道构成水的氢是可以燃烧的,而氧又可助燃,那么,为什么不能让二者在不分解的情况下直接燃烧呢?

王洪成的水变油一事,引起了社会的极大关注。一些人说这是真的,还有人说是亲眼所见,东北一所大学化学系的某教授还为王洪成的水变油做过“科学鉴定”。反对的人则从科学原理出发,斥其为伪科学。反伪科学、包括反对水能变油的人士中最著名的就是中科院理论物理所的何祚庥院士和中国科普研究所的郭正谊研究员。

在制订科学技术发展规划的过程中,胡亚东从战略层面对化学的前沿技术、发展规律、未来趋势以及对社会发展的影响等方面做了深入研究。同时,他在多种报刊杂志上发表过多篇有关化学发展、展望等方面的文章,深受读者欢迎。

UEDBET西甲赫塔菲 3

UEDBET西甲赫塔菲 ,从科学上来讲,水在一定条件下是可以燃烧的。那就是把它先分解成氢和氧,然后就可以燃烧了。但把水分解成氢和氧的成本极高,用它作燃料是很不划算的。这个过程也不能称之为水变油。

作风民主,善于调动各方力量

现场表演

科学原理上的事我不赘述。我写一点专家反对水变油的发言吧。

化学之外,这一生胡亚东最痴迷的便是音乐。

在日后建构的发明家叙事神话中,王洪成经历了无数次危险的科学实验,“小手指头炸掉一截,他不在乎;头盖骨炸裂了,头上缝了107针,伤势稍有好转,他便缠着绷带逃出医院,回去继续作他的试验······”这种媒体营销和人设建构的方式,有着深深的上世纪80年代的印记,那是一个对科学极其崇拜,但大多数人又不知何为科学的年代!

有一次,国家体委刚卸职不久的副主任刘吉参加了反伪科学的研讨会,并做了发言。刘吉原来曾担任过一位中央主要领导的秘书。王洪成辗转找到他,希望他在推广水变油的技术上帮帮忙。学自然科学出身的刘吉在研讨会上说,我从来就不相信水能变油。

“音乐在我生命中陪伴我时间最长,甚至胜过我的专业化学。”一谈到音乐,胡亚东便兴致盎然。据报道,他中学就读于一所非常有名的教会学校,从那时开始他便迷上了音乐。

在后来媒体和王洪成本人一起编织的故事中,1981年11月7日是他发明事业的突破节点。“这一天,他收车到家已是晚上10点多钟,仍坚持去搞试验,由于过度疲乏而在试验台上睡着了。结果,他惊醒时“一不小心将试验

刘吉说,1958年(笔者注:时间我记不太清楚了,或许说的是60年代初),他所在的单位专门试验过水变油的可能性。那时,单位里有人试验在柴油里加一些水,看能不能在拖拉机用油时省一点。刘吉说他们测试了加水后的燃烧热值,发现并没有增加任何热值,而加水后对发动机还有损害。正因此有了此段经历,刘吉没有为王洪成帮忙。

早在1942年,年仅15岁的胡亚东就同几个朋友组建了一个四重奏乐团。酷爱音乐的胡亚东在考大学时,曾打算报音乐系,但一想到“玩音乐挣不到钱,难以维持生计”,还是“忍痛”选择了化学。

台撞得一阵阵晃动,电解液洒在试验台上”。于是,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他自己配制的2瓶药同时也掉在试验台上的玻璃板上并洒了出来,“药品同电解液瞬间溶为乳白色的液体,碰上电火花,‘忽’地燃烧起来”。这就成为王洪成配制人工合成燃料的起点,他获得了“成功”。

也有人力挺王洪成。其中哈工大某校长就是名气较大的一位。王洪成把他当作水变油很科学的证据而四处宣传。大约是在90年代中期的一天,这个某校长给何祚庥写了一封信,大意是说科学不能封闭,我们的客观世界中还有许多未被认识的现象,比如王洪成的水变油。

离休之后,胡亚东把更多的时间花在音乐上,他曾为音乐刊物撰写音乐评论。此外,他还是花卉摄影爱好者,在花卉杂志上常能看到他的花卉摄影作品。

王洪成将自己的这一“成果”称为中国的“第五大发明”,就是“水变油”的神话。从1984年起,王洪成开始致力于“推广、宣传”他的“发明”。1984年3月,他隆重推出了自己的“水基燃料”。从当时现场视觉看,王洪成的表演确实令人瞠目:一啤酒瓶水,只加一滴原液,也就是王洪成的“发明”,摇晃几下,用不了几分钟,就配制出“水基燃料”,点燃后烈火熊熊,开车比用汽油还有劲儿······

应该允许对类现象进行科学的探讨。他认为水变油是可能存在的。

业余生活如此,对待工作胡亚东更是不遗余力。他非常热心学术活动,任职中国化学会副秘书长、常务理事及理事长期间,他非常重视调动化学领域各界人士的力量。

UEDBET西甲赫塔菲 4

如果某校长的信写到此为止,也就可以置之不理了。但某校长向何祚庥等人发出了挑战:邀请何祚庥等人到哈尔滨亲自走一趟,验证一下水到底能不能变成油。

胡亚东作风民主,平易近人,性格开朗,乐于助人。在化学界,无论年龄大小大家都愿与他交往。

水变油

皮球抛向了反伪科学的一方。记得是在那一年的秋季,我到何祚庥家里谈别的事。正是在何祚庥家里,我听说了哈工大邀请信之事,并偶然碰到胡亚东也在何祚庥家。原来胡亚东与何祚庥住同一座楼,两家的房间是在楼的同一位置的上下相邻两层。我已记不清是胡亚东住在何祚庥家的楼上一层还是楼下一层。我去何祚庥家时,他们正在商量如果应对某校长的来信。

他于1956年协助化学家曾昭抡先生筹建中国高分子委员会。委员会成立后,又协助化学家王葆仁先生创办《高分子通讯》。

王洪成成功忽悠了当时的哈尔滨市科委,市科委主任亲自带队,率领王洪成到北京向国家各部委汇报。国家科委派两人看了王的表演,觉得过于离奇,不敢相信。

那时,何祚庥是反伪科学的一面旗帜。反伪科学队伍里各界人士众多,但作为院士的只有他一个人。当然,那一段时间,有几次反伪科学的会议,朱光亚院士也参加了,他那时担任着中国科协主席的职务。但朱光亚每次参会基本都是以听为主,不做重点发言,至多在会议上做个例行的即席讲话,或总结几句。而何祚庥则是经常在会上做重点发言,并且经常参与各类反伪科学的活动。

1956年,中国化学会聘任胡亚东为《化学译报》副主编。他与主编唐有祺先生共同扭转了《化学译报》当时只介绍苏联译文“一边倒”的倾向,开始介绍英、美等国的综述评论译文,这在当时是难能可贵的。

1984年5月,黑龙江省领导邀请中央某领导观看了表演。此后有人把王请到北京景山后街,专门给他提供一流的实验环境,并派有关保卫部门的人员协助、保护他,实验进行了约3个月,没有成功。

面对某校长的邀请,何祚庥去还是不去?何祚庥不去哈工大验证水变油,被王洪成等人说成是反对水变油者根本就不敢来做实验,没有科学精神。可是如果何祚庥去了会发生什么情况呢?何祚庥说,如果我们去了,王洪成在现场做实验,利用天时地利他捣捣鬼我们可能也看不出来,被他骗了,到时你说我们对水变油的鉴定是签字还是不签字?是认可还是不认可?

自1973年《化学通报》复刊以来,胡亚东先后任副主编、主编、顾问,20多年来对该刊的发展和改进倾注了不少心血。他提倡以文会友,主张刊物办活,发扬科学民主,重视新生力量。

后来,王洪成说他可以把100吨水变成油。他用了一个大水池,加上他配制的“水基燃料”,再通上电;过了一会儿,王用自己喝空的啤酒瓶取样,取完的样点火燃烧,果然效果很好。但是,有关部门的人在每个啤酒瓶上作了记号,发现他取样的瓶与用来燃烧的瓶并非同一个。王的掉包行为被当场揭穿,他便到处说别人偷了他的‘药。这时,他又想溜出北京,在北京火车站被抓住,投进秦城监狱。

去还是不去,这是个问题。

在他的影响下,《化学通报》多次全国编委会和常务编委会都是在和谐民主的气氛中进行的。编委们畅所欲言,提出宝贵意见,使刊物质量不断提高。1997年他被评为第一届中国化学会《化学通报》优秀编委,以表彰他多年来对刊物所作的贡献。

UEDBET西甲赫塔菲 5

何祚庥与胡亚东想出了一个应对的办法,做实验可以,但要把实验现场搬到北京来。理由是:如果水能变油,那么它不仅是在哈尔滨能变成油,在北京也一定能变成油。所以在北京做实验一样有意义。

胡亚东对科技图书相关工作也十分关心。他是《世界著名科学家传记》化学部分主编,《21世纪初科学发展趋势》化学部分主编,并曾任中国大百科全书化学卷编委,以及多种化学丛书和刊物的顾问、编委等。在中国科学院自1980年起连续五届(1980—2001年)任图书情报出版委员会副主任,是唯一一位连任五届的科学家。

与高层畅谈

何、胡这老哥俩还设计了具体的实验步骤。其中取水存水的环节是这样设计的:首先在双方人员共同到场的情况下,在中关村的任一一个自来水水管里取水,同时取A、B两瓶。A瓶做实验,B瓶封存。封存的办法是:把B瓶水装到一个箱子里,这个箱子的钥匙由哈尔滨方面的人掌握,而这个装了B瓶水的箱子再存放到中关村的一个实验室或某房间的柜子里,柜子的钥匙由北京方面的人掌握。也就是说只有在双方的人同时到场监视的情况下,这瓶B水才能被打开。

(原载于《科技日报》2018-05-1405版)

江湖术士的把戏到此并未结束。1985年1月,王洪成由哈尔滨市公安局领回。回去后,他又对市公安局的领导们表演了一番。犹如一百余年前亲眼见过义和团刀枪不入的满清大僚一样,哈市公安局的领导认定王洪成是个天才,马上给他配了专车,生活上给予优厚的待遇。黑龙江省当时一位主要领导看过“表演”,当即拍板与其合作,并草拟了协议书,但待要签协议时,王又变卦了,宜称怕被人夺走配方,合作不成。

作为化学家的胡亚东在设计双方共同的实验时出了不少力,特别是在验证水是否变成了油的环节上做出了缜密的设计。

王洪成之所以不愿意合作,只是因为术士把戏可以玩,但是无法量产。后来,王洪成又跑到大庆,用同样的表演,征服了大庆市领导,得到了40万元的自助。同样,在进入实质合作程序后,王洪成又逃之夭夭了。

计谋已定,由何祚庥给哈工大某校长亲自回了一封信,提出了到北京验证水变油的倡议,并以挂号信的形式寄给某校长。

此后,王洪成又以类似手段去撩了交通部、国家计委、中科院等机构。1987年10月,王洪成的这套花活儿终于栽了一次,二度被投入秦城监狱。极为吊诡的是,国家机关和当朝诸公似乎只是恼火王洪成的言而无信,却对他的那些所谓“本事”并不怀疑。甚至在秦城监狱中,王洪成还有专门配置的科学实验室,继续着他的能源革命研究。

作为一名记者,我手里有了这么重头的“爆料”实在是兴奋不已。我一直在等待着哈工大的回信及事情的进一步发展。

UEDBET西甲赫塔菲 6

然而,何祚庥和胡亚东的倡议迟迟没有得到回复。

有人站台

开始时,我是过几天就给何祚庥家打个电话,询问哈工大是不是回信了。以后变成一两周打个电话问问,到后来,我都不好意思再骚扰何祚庥了。因为哈尔滨方面久久没有回信,如石沉大海。

不知何时,王洪成离开了监狱。1992年7月,中国洪成新能源北方总公司成立,山西、四川、山东、福建、广东等17个省市也相继挂牌成立分公司。《经济参考报》报道说:王洪成以水代油的真实性已经不存在任何问题。自1992年7月以来,哈尔滨市政府和国防科工委率先与王洪成真诚合作,分别成立了中国洪成新能源北方总公司、中国洪远新能源总公司;之后,山西、山东、福建、广东等17省市的洪成新能源总公司也相继宣告挂牌,“洪成燃料”正在大步迈向产业化。北京和各省市一大批有名望、有地位的党政领导干部纷纷“下海”,聚拢到王洪成开辟的伟大事业之中。

过了挺长的一段时间,大约是在第二年年初,我听说,王洪成出事了。他被判了刑。判刑的原因不是他能不能将水真变成油的问题,而是因为他与全国各地多家单位签订了推广他的技术的合同,但没有一家单位真正获得了他的水变油技术,都不能挣钱。他是以诈骗罪而入狱的。

王洪成从“发明家”变成科技创业的“企业家”,俨然中国的爱迪生。更有甚者,他还得到来自军方的加持。1992年8月,国防科工委与其合作,签订了共同开发“水变油”技术的协议,并成立国防科工委新能源试验开发基地,由王洪成担任主任。与另外一位东北籍的异能奇士张宝胜一样,王洪成得到一套文职军装,成为国防科工委的研究员。

至此,水变油的闹剧收场了。某校长也不会回应验证水变油之事了。

有了官方的站台背书,官媒迅速加入到追捧行列。在央视和人日等主流媒体的带动下,全国80多家新闻单位争相报道王洪成和他的神迹,“第五大发明”,“他令这个世界改变了一个方向”等诸多溢美之词充斥媒体。王洪成的伎俩究竟是什么呢?

这就是我与胡亚东的一段交往史。尽管在此之后我也曾几次见过胡亚东,但只有应对哈工大邀请信那次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当时在社会上流传最广的王洪成发明成果有两个:一个是“水基燃料”,另一种是“膨化燃料”。在王洪成的话术中,他的这种“水基燃料”不需加油,只需在水中滴人几滴药液,就能燃烧。

仅以此文悼念胡亚东先生。

UEDBET西甲赫塔菲 7

一路走好。

趋之若鹜的人们

胡亚东简历

为其造势的《经济日报》曾报道,王洪成100000:1的比例配制的水基燃料完全可以代替汽油用于汽车驾驶和燃烧,成本仅为汽油的1/1000,而且没有污染,一氧化碳和碳氢化合物排放量分别比国家的要求降低98.3%和83%。

胡亚东(1927-2018)

不过,王洪成所谓的“水基燃料”仅仅出现在他各种场合的表演中,始终没有投产过,其中的奥秘自然是江湖手段难以规模化了。另外一种产品“膨化燃料”倒是大规模生产了,但又是什么鬼呢?

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中国化学会原理事长,著名高分子化学家。

在上世纪70-80年代,中国科技界在节能思维的主导下,一直在进行“油水混烧”技术的研究,取得过一定的进展。油水混烧需要一种膨化剂,起乳化作用。经过乳化(加入一定乳化剂,改变油水分子距离)后的油掺水燃料形成了“油包水”的乳状燃料,在燃烧过程中被雾化后的乳化油滴受到炉内的辐射与对流加热,使被包在油内的水蒸发、膨胀直至爆炸,这样就使大颗粒的油滴进一步破碎成更细的油滴,这就是所谓的“油滴微爆”过程。只有蒸发的油蒸气与空气充分混合才能发生燃烧反应。

1949毕业于清华大学化学系。1951年8月赴苏联列宁格勒化工学院读研究生,1955年7月获得副博士学位。1955年8月回国,到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从事高分子化学研究,主要从事乳液共聚合反应机理研究,早期以双烯类化合物共聚为主,与合成橡胶关系密切。主持的课题是氟橡胶的研制,于1959年5月在中国首先合成了第一块氟橡胶。1986-1992年,担任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所长。

事实上,“油水混烧”研究也只能是实验室的成功。由于水不可能变成油,因而油水混合的结果必然向低品位燃料发展,掺水量越多,燃料的品位就越低。从热力学观点看,品位越低,其能量就越不好利用。

1991-1994年,担任中国化学会理事长。致力推动恢复中国化学会在国际纯粹化学与应用化学联合会中的合法地位,参与推动恢复中国在国际科学联合会的席位,为中国化学的国际交流与合作开辟了道路。先后任《化学通报》副主编、主编、顾问20余年。

UEDBET西甲赫塔菲 8

更多阅读著名高分子化学家胡亚东先生逝世 享年91岁化学家胡亚东的音乐情怀:没有一天不听音乐高分子化学专家胡亚东:恋一世的书

用上洪成油的哈尔滨公交车

王洪成的膨化剂又是什么材料呢?根据后来的调查发现,其主要原料是肥皂、表面活性剂OP-10,再加上一些高锰酸钾或菠菜水。实践证明,用这种膨化剂的乳化燃料开车不但省不了油反而腐蚀发动机。

1993年,王洪成在哈尔滨市宣布67路公共汽车全部使用“洪成燃料”,当时的黑龙江省的副省长和哈尔滨市的副市长都参加了剪彩。没出几个月,十几辆汽车的发动机全部腐蚀,为此汽车公司付出了大量修理费而无人赔偿。

高层似乎注意到这出闹剧背后的风险。1993年1月19日,经国务院同意.公安部、物资部联合发出《关于立即停止对王洪成“水基燃料”的宣传等事项的通知》。王洪成则于3月向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状告当时公安部部长陶驷驹和物资部部长柳随年,认为两部发出的通知对其发明,言之有误,侵犯了他的名誉权,北京中院不予受理。

王洪成不仅是在进行伪科学欺诈,更借助企业实体进行经济诈骗。他以他的所谓“发明”和表演,借助主流媒体背书,诱引很多企业不惜举债投资合作。

UEDBET西甲赫塔菲 9

受审

在全国,因为信赖这个发明不惜投入巨资的"合作"企业达数百家。王洪成的那些“发明”根本本无法投产,很企业陷入难以自拔的债务陷阱中。合作的协定签了多年,最终不仅收不回一分钱投资,而且场地、设备也日益荒芜锈蚀。

据汇集多方面的粗略统计,王洪成的诈骗金额已不下4亿元人民币。直到1995年3月的八届政协三次会议上,科技界41位委员联名提案,才有了对王洪成及其所谓“发明”的调查。 这项提案说,“水变油”是个以表演偷换科学实验、违背最基本科学原理的假发明,在社会上已喧闹了近十年。由于某些新闻单位违背宣传政策,不负责任的发表文章欺骗舆论,加之某些不懂科学和不分管科学的领导干部的支持,不仅在社会上造成思想上的混乱一信假不信真,而且已经在各地骗取大量投资来支持开发这项伪科学、假技术、甚至投资建厂。《科技日报》、《南方日报》等多种传媒纷纷揭露"水变油"这个以表演偷换科学实验的所谓"发明"。

UEDBET西甲赫塔菲 10

王洪成的发明专利

王洪成身后涉及很多相关部委和高层人物,调查也遇到重重阻力,直到1996年元旦,这位烜赫一时的人物才被收容羁押。在伪科学有着雄厚后盾的时代,查处一个王洪成容易,但是粉碎伪科学神话却是很难。

在1996年1月通过的《关于研究查处王洪成经济犯罪问题的会议纪要》这份文件中,回避了“水变油”问题,只谈王洪成经济犯罪、诈骗的事情,理由是“水变油”没有定论,也未能证伪。

王洪成最终是于1997年11月14日,被哈尔滨中级法院判处10年徒刑,其罪名是销售伪劣产品罪。这出“水变油”闹剧,到此也只能说囫囵收场,伪科学泛滥的文化土壤和权力基础没有受到丝毫触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