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8日,国家发改委调整了部分抗肿瘤、免疫和血液系统类等药品的最高零售限价。2013年刚过,国家发改委又发出通知,决定从2013年2月1日起调整呼吸、解热镇痛和专科特殊用药等药品的最高零售限价。

近日有消息称,国家发改委有意放弃药品最高零售指导价的制定权,此传言纷纷见诸报端,业内人士对此持观望态度。有专家认为,国家发改委是否放弃药品最高指导价的制定权,这对于解决现在药价虚高、廉价药短缺的问题意义不大,药价问题解决的关键在细分医疗市场,要对基本医疗服务和高端医疗服务市场进行细分。

【中国经营网注】当前药品生产企业价格无序竞争、药品流通环节过多过滥、不合理加价行为比较普遍。国家发改委近年来对药品进行了30多次降价,但由于政府主管部门没有对众多企业的药品进行准确调查,很难获得企业真实的药品成本。其结果是,一方面药价虚高问题没有解决,另一方面廉价药供应却出现短缺。  比如说出厂价仅为15.5元的芦笋片,最高零售价格竟然达到136元,几乎是出厂价的9倍。而心脏病手术中的救命药——鱼精蛋白注射液,却因为价格过低企业不愿生产出现全国性短缺。近年来复方新诺明、正痛片、牛黄解毒片等一些疗效良好、价格低廉的药品缺乏,此次药品放开价格能否解决药价虚高、廉价药短缺的问题?  实际上,药价改革追根溯源还是要回归到公立医院改革,尽管药企可以自主定价,但是处方权在医院医生手里,医生支配药品的权力过大,这就难以避免药企与医院、医生之间的暗箱操作。可能一些好的药品因为利润低很难卖出去,而一些利润高、成效一般的反而畅销,出现“劣币逐良币”现象在所难免。  据北京商报报道,近日有消息称,国家发改委有意放弃药品最高零售指导价的制定权,此传言纷纷见诸报端,业内人士对此持观望态度。有专家认为,国家发改委是否放弃药品最高指导价的制定权,这对于解决现在药价虚高、廉价药短缺的问题意义不大,药价问题解决的关键在细分医疗市场,要对基本医疗服务和高端医疗服务市场进行细分。  专利药和独家品种价位恐升高  国家发改委有意放弃药品最高零售指导价的制定权,此传言纷纷见诸报端,这个话题对于在医药行业做了20多年的北京民智谷管理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史万奎来说没有兴奋点,他认为,国家发改委调价,药品价格升升降降,已经是一种常态,这些都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药品定价机制的缺陷,“如果说药价放开将会惠及到哪个方面,那就是对于专利药和独家品种是个利好。放弃药品最高零售价的指导权只是医改的一个环节,要想从根本上解决看病贵的问题,还需要公立医院的配套改革跟上”。  国家发改委放弃药品最高零售指导价的制定权,这会不会导致药价失控?卓创资讯医药行业高级分析师赵镇认为,即便放开了药品最高零售价,由于市场竞争和市场调控,整体的涨价幅度和水平都有限。像专利药、创新药、独家品种等是利好,给廉价药也会释放不错的发展空间,一定程度涨价,但对于市场竞争充分的、走销量的常用药,如感冒药等将竞争激烈,或会降价。“在我国药价管制是非常行政化的,现在国家发改委有意放弃最高零售指导价的制定权,我持观望态度,可能会有针对性地放开部分药品价格,但我国配套细则和监管体系滞后,药品定价难以走向市场化。”  一位不愿具名的药企相关负责人蒲先生表示,“政府不制定药品最高零售价,市场将充分竞争,品牌、质量、价格、渠道作用更突出。取消限价的确能让企业有利润空间去维持生产,但即便放开了自主定价权,也不会一拥而上大幅提价”。他认为,大企业将是价格战的赢家,一些独家品种、专利药、创新药等“高大上”的产品有了自主定价权后,适当涨价,企业成本可控,风险和压力减小;而竞争力不够、一些规模较小的企业将受到较大冲击,甚至难以生存。  药价虚高、廉价药短缺难根治

UEDBET西甲赫塔菲 ,从1998年算起到今天,国家发改委已经将近30次下调了药品的最高零售限价。就近两次的降价措施来看,和以前的做法并没什么不同。也就是说,以前会发生的现象和问题,今天同样会发生。以前的降价令未能解决的问题,今天照样不能解决。

专利药和独家品种价位恐升高

从目前国内学者的实证研究和我们观察的情况来看,药品限价可能会在短期内显著降低药品零售价格指数和医疗用品消费价格指数,但时间一般只能持续最多五个月左右,长期看则变化不大。短期内,药品降价会对医药企业的利润产生影响;长期来看,药企的盈利状况不会受到太大影响,但是会对一些边缘企业或者弱小企业产生较大的冲击,甚至是致命的打击。对于医院来说,它们有着自然垄断和行政垄断的地位,药品限价会刺激药品提价和高价药品的出现,患者也不会感觉到有多少消费支出的变化。因此,药品降价对医院来说基本不会产生影响,可以说是波澜不惊。

国家发改委有意放弃药品最高零售指导价的制定权,此传言纷纷见诸报端,这个话题对于在医药行业做了20多年的北京民智谷管理顾问有限公司董事长史万奎来说没有兴奋点,他认为,国家发改委调价,药品价格升升降降,已经是一种常态,这些都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药品定价机制的缺陷,“如果说药价放开将会惠及到哪个方面,那就是对于专利药和独家品种是个利好。放弃药品最高零售价的指导权只是医改的一个环节,要想从根本上解决看病贵的问题,还需要公立医院的配套改革跟上”。

在医疗行为中,医生是决策者,有让患者买贵药或者多买药的能力,这即是隐性的权力。而且,药品的需求缺乏价格弹性,再贵患者也只能照样买单。这两种情况交织在一起,便宜的药品就会被“驱逐”,因此,药品降价,不但会导致医生不开此处方,反而会驱使医生开出大处方。表面上的降价会导致实质上的涨价,其实事实早已经给出了答案。

国家发改委放弃药品最高零售指导价的制定权,这会不会导致药价失控?卓创资讯医药行业高级分析师赵镇认为,即便放开了药品最高零售价,由于市场竞争和市场调控,整体的涨价幅度和水平都有限。像专利药、创新药、独家品种等是利好,给廉价药也会释放不错的发展空间,一定程度涨价,但对于市场竞争充分的、走销量的常用药,如感冒药等将竞争激烈,或会降价。“在我国药价管制是非常行政化的,现在国家发改委有意放弃最高零售指导价的制定权,我持观望态度,可能会有针对性地放开部分药品价格,但我国配套细则和监管体系滞后,药品定价难以走向市场化。”

作为医院,也有自己的苦衷。医院的利润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卖药,二是医疗服务。但是长期以来,医疗服务的价格偏低,药品利润偏高,导致医院把主要赚钱方向放到药品上。医院可以从表面上配合国家政策实施药品降价。但是从骨子里,医院不可能有配合的动力,它也需要赚钱,特别是政府投入不足的情况下。

一位不愿具名的药企相关负责人蒲先生表示,“政府不制定药品最高零售价,市场将充分竞争,品牌、质量、价格、渠道作用更突出。取消限价的确能让企业有利润空间去维持生产,但即便放开了自主定价权,也不会一拥而上大幅提价”。他认为,大企业将是价格战的赢家,一些独家品种、专利药、创新药等“高大上”的产品有了自主定价权后,适当涨价,企业成本可控,风险和压力减小;而竞争力不够、一些规模较小的企业将受到较大冲击,甚至难以生存。$pager$

从政府管制效果的经济学分析来看,药品管制是无法替代市场行为的,一旦实施和加强,就很可能成为披上合法外衣的私人牟利工具。很多时候,老百姓只能看到表面,会对政府制定降价政策欢欣鼓舞,满怀期望。但是实质上,他们只能为行政干预市场导致资源配置扭曲的后果买单。药品变成自费药或者药品换名换剂型后涨价,或者会出现部分“降价药”在市面上消失的现象,也就是常说的“降价死”等现象,都是这种资源配置扭曲后的后果之一。想杜绝此类现象,仅靠政府管制不仅无法奏效,真正意义上说,反而是助长这种现象。

药价虚高、廉价药短缺难根治

有人认为,政府没钱投了,因此医改的方向无非是药品降价;也有人说,医保出现了赤字,才会不断地出台药品降价政策。如果这是医改的方向,那医改就会彻底悲剧。从根本上说,要想解决问题,必须改革医疗体系的权力和利益分配,监管、法律、打击腐败和商业贿赂归政府,药品流通、药品定价、药品选择和采购归市场,就像其他放开的市场一样。因为,从本质上说,药品行业和其他行业并没有太多的不同,关键是能否做到“政医分开”。

目前,我国药品定价的基本方法为成本加成法,即按成本加一定利润来制定药品销售价格。北京商报记者从业内有关人士处获悉,当前药品生产企业价格无序竞争、药品流通环节过多过滥、不合理加价行为比较普遍。国家发改委近年来对药品进行了30多次降价,但由于政府主管部门没有对众多企业的药品进行准确调查,很难获得企业真实的药品成本。其结果是,一方面药价虚高问题没有解决,另一方面廉价药供应却出现短缺。比如说出厂价仅为15.5元的芦笋片,最高零售价格竟然达到136元,几乎是出厂价的9倍。而心脏病手术中的救命药——鱼精蛋白注射液,却因为价格过低企业不愿生产出现全国性短缺。近年来复方新诺明、正痛片、牛黄解毒片等一些疗效良好、价格低廉的药品缺乏,此次药品放开价格能否解决药价虚高、廉价药短缺的问题?

要想从根本上解决药价的问题,笔者认为,首先要减少乃至停止行政干预,市场的问题要交给市场来解决。政府只能提供监督和法律严控,而不能参与利益分配。第二,要改革医疗体系的权力和利益分配,短期内可以对列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的药品实行政府组织的定点生产、统一价格、统一配送,这样就能够避免部分药品一降价就在市场上消失的情况。但从长远上看,市场化才是真正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比如对药品流通、药品采购、药品购买进行市场化改造,权力交还市场,而不是交给政府。当然,这个难度是相当大的,没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就无法进行。第三,减少和破除医院被政府赋予的垄断特权,让医院在卖药上和药店有同等的地位,充分的市场竞争是平抑价格的不二利器。同时,适当提高医疗服务价格,体现医生的服务价值,以抑制医生收入和开方之间的利益关系和冲动。

中国医药物资协会连锁药店委员会主任徐郁平认为,国家发改委对于一些廉价药价格定得太低,而且有的省份招投标以最低价格中标,造成廉价药短缺。如果国家放开这些低价药的最高零售价,将会导致廉价药价格有所上涨,药企有了利润就会生产,这将从某种程度上缓解廉价药短缺的问题。“廉价药短缺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医生受利益驱使,用和自己利益瓜葛的高价药,不用廉价药。如果从根本上解决药价虚高、廉价药短缺的问题,公立医院必须改革。” 史万奎表示。

赵镇认为,药价改革追根溯源还是要回归到公立医院改革,尽管药企可以自主定价,但是处方权在医院医生手里,医生支配药品的权力过大,这就难以避免药企与医院、医生之间的暗箱操作。可能一些好的药品因为利润低很难卖出去,而一些利润高、成效一般的反而畅销,出现“劣币逐良币”现象在所难免。

基层医疗服务和高端医疗服务要分开

药房培训网总裁陈红彦认为,现在公立医院有三种医生,第一种是不仅能做到对症开药,而且还根据患者的消费能力来对症开药。在5元和15元感冒药的选择之间,如果患者消费能力低,就开5元的感冒药,现在这种医生很少了。第二种医生是能够做到对症开药,但不考虑患者的消费能力。比如说适合治疗这种疾病的有3个厂家的药,开哪个厂家的呢?哪个药厂给医生回扣了,医生就开哪个药厂的药,这样的医生在医院里占到80%。第三种医生是不管患者得什么病,就过度开药、过度医疗。

如何解决这些问题,“我国尝试实行医药分开,取消医生的药品加成,这也无法从根本上切断医生和药企之间的利益链条。比较彻底的做法是对医疗市场进行细分,把基本医疗服务和高端医疗服务分开,基本的医疗服务由公立医院承担,药价和医生的诊疗费用等国家规定为低价,使得普通老百姓能享受到基本的看病服务。商业保险公司介入高端医疗服务,基本医保介入基本医疗服务。对于高端医疗服务,由市场来调节药价和医生的诊疗费用,这样享受高端服务的客户无论是药品和诊疗费价格相对高。

“我在泰国观察到一个现象,高端医疗服务就好比是五星级酒店,基本医疗服务就好比是快捷酒店,二者的服务环境和服务体验不一样。”陈红彦讲述,“只有把患者进行分流,公立医院看病难、看病贵的现象才能得以解决。”

徐郁平认为,“公立医院的医生资源配置很好,优质的医疗资源如果提供基本医疗服务,这显然是资源与服务等级不匹配,而现在医师多点执业并未很好的落实,把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的医疗服务进行细分有一定难度,需要医改逐步深化来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