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一个理科生朋友说我喜欢《生活大爆炸》,他不置可否地嗯哼了一下说:“那是你们文科生想象的理科生吧……”好像对理科生的形像被塑造成谢耳朵那样感到不满。但文科女生对谢耳朵还是满怀柔情的好不好,谢耳朵的可爱之处,就在于他情商超低,天才与儿童的混合体,让观众对角色能产生母爱般的感觉呐。 但理科生确实也不是个个情商超低的,把物理学家想像成情感白痴,能满足普通人的平衡心理:你都已经那么聪明了,凭啥还风流倜傥呀,每个人都要找到能把自己放在制高点的角度,这样大家就比较心平气和些。事实上物理学家有的情商挺正常,比如我们伟大的爱因斯坦,他的发型那么拉风,还会拉小提琴,简直应当成为理科生的榜样。跟普通人一样,爱因斯坦恋恋爱,结结婚,离离婚,经历过的感情事件接近平均值,真是让人感到平易近人。但是也有些物理学家高于或低于平均值,留下了一些好玩的故事。 一个故事是关于狄拉克的,英国最重要的量子物理学家,以他名字命名的狄拉克方程预言了反物质的存在。但狄拉克是个话很少的人,在对谈中,语言不是出于“场景”的要求,而完全出自“逻辑”的要求。传闻有一回他和海森堡(德国物理学家,测不准定理的提出者)在一艘游船上,甲板上有个社交舞会,海森堡和一个又一个姑娘跳着舞,他对狄拉克说:“为什么不跳舞呢?姑娘们都这么好。”狄拉克可怜巴巴地说:“在你和她们跳舞之前,你怎么知道姑娘们这么好呢?”狄拉克很给人留下了一些不近人情的印象,但他的成就是辉煌的,1984年他去世,1995年伦敦威斯敏斯特教堂,在牛顿纪念碑边,竖起了狄拉克纪念碑。 然而也有段正淳段王爷型的物理学家呀,著名的薛定谔(巧得很,他和狄拉克分享了1933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他可有许多情人,好几个私生子女……薛定谔最为重要的几篇论文,是在与一个没留下名字的姑娘一起度假时写下的,物理学史还得感谢这个无名英雄呢。薛定谔据说并不是个纯坏人型的劈腿极品,而是对每个情人都投入了真感情还写了许多热烈的情诗,真正是奥地利段王爷啊!更令人发指的是,最后他还和老婆白头到老了…… 《生活大爆炸》里,谢耳朵没提过狄拉克,但却好像是薛定谔的粉丝?他穿过一件印有“薛定谔的猫“的T恤(这件T恤在淘宝还卖得不错),难道,谢耳朵是一个真正的腹黑,在他狄拉克的伪装下,他有一颗薛定谔的心?

保罗·狄拉克(Paul Adrien Maurice Dirac),1902年8月8日早晨6:48 (GMT+0)出生于英国英格兰布里斯托尔(西经2°35′,北纬51°27′),是一名理论物理学家,为量子力学、量子电动力学早期的基础发展做出过重要贡献。他曾担任剑桥大学卢卡斯数学教授(Lucasian Professor of Mathematics)。他发明了可以描述费米子行为的狄拉克方程(Dirac equation),并且预言了反物质的存在。1933年,他与埃尔温·薛定谔(Erwin Schrödinger)共享了诺贝尔物理学奖。

ued赫塔菲官方 1

保罗·狄拉克

ued赫塔菲官方 ,每年8月8日,国际理论物理中心(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Theoretical Physics, ICTP)都会颁发狄拉克奖(Dirac Prize)。此外还有其他一些组织设立了以狄拉克命名的奖项。

狄拉克的同事和朋友们评论他性格不正常,他剑桥的同事还开玩笑地定义了一个叫“狄拉克”的量,值为每小时一个单词,以此来描述狄拉克话太少。阿尔伯特·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评价狄拉克说"This balancing on the dizzying path between genius and madness is awful".(不会翻译)

狄拉克话少,作为一个上升处女座,只要一开口,就总想着把别人批判一番。

1929年,狄拉克和维尔纳·海森堡(Werner Heisenberg)一起去日本旅行,两人同为二十几岁单身男青年,但却有着完全不同的表现。海森堡不停地跳舞撩妹,但社交活动却让狄拉克觉得极其痛苦。他问海森堡:“你为什么要跳舞?”海森堡说:“因为妹纸们很nice,跳舞很愉快。”狄拉克思考了一下说:“但是,海森堡,你怎么能预先知道妹纸们很nice?”

“原子弹之父”罗伯特·奥本海默(J. Robert Oppenheimer)爱好诗歌,对此狄拉克评论说:“科学的目的是用一种简单的方式让复杂的事情变得容易理解;诗歌的目的是用难以理解的方式陈述简单的事情。这两件事不可调和。”

尼尔斯·玻尔(Niels Bohr)曾抱怨说他不知该如何结束论文中的一个句子,狄拉克回答说:“我在学校里学过,如果不知该如何结束一句话,那就别开始它。”

狄拉克的妻子是匈牙利理论物理学家尤金·维格纳(Eugene Wigner)的妹妹玛吉特(Margit),结婚后不久,狄拉克这样向来访者介绍这位出现在他家中的迷人的美女:“这位是……这位是维格纳的妹妹。”不过后来玛吉特曾对乔治·伽莫夫(George Gamow)澄清说,其实后来狄拉克补了一句“现在她是我妻子了。”

ued赫塔菲官方 2

狄拉克和妻子,作者:GFHund,来源:Wikimedia Commons

遇到年轻的理查德·费曼(Richard Feynman),狄拉克也是长时间的沉默,然后说:“我有一个方程,你也有吗?”

一次学术会议上狄拉克做一个讲座,有同僚举手提问说:“黑板右上角那个方程我不理解。”长时间的沉默后,主持人问狄拉克要不要回答一下这个问题,狄拉克说:“那不是一个问题,而是一句评论。”

ued赫塔菲官方 3

狄拉克在黑板前

不过狄拉克却是一个非常谦虚的人,量子力学里有一个方程明明是他最先给出的,他却称其为“海森堡运动方程”。每次提到以他和恩里科·费米(Enrico Fermi)的名字命名的费米-狄拉克统计(Fermi–Dirac statistics),他都称其为“费米统计”。

相关资料来源参见英文维基百科"Paul Dirac"条目的"References"

微信公众号「知鱼」(ID: zhuangbilism )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