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d赫塔菲官方 1

该论文导致英国疫苗接种率陡然下降、麻疹病例数飞速上升 根据一项长达数年的科学方法和利益冲突调查,2月9日,英国著名医学期刊《柳叶刀》正式撤销了一篇发表于1998年的研究论文,这篇论文的主要作者指出,疫苗接种可能会导致孤独症。该论文发表之后,英国的疫苗接种率陡然下降、麻疹病例数量飞速上升。据《纽约时报》报道,英国医生安德鲁韦克菲尔德(Addrew Wakefield)博士是该论文的主要作者,他在研究中声称:同时接种麻疹疫苗、腮腺炎疫苗和风疹疫苗可能是不安全的。这篇论文成为疫苗接种会增加儿童患孤独症风险的观点的中心支柱。《柳叶刀》在撤稿声明中说:根据英国综合医学委员会调查委员会1月28日的裁决,现在已经清楚,在韦克菲尔德等人发表于1998年的这篇论文中,有几个要素是不正确的特别是原始论文中声称孩子们持续的牵涉性痛,论文中所说其研究获得当地伦理委员会批准的说法被证明是伪造的。因此,我们从出版记录中全部撤销这篇论文。在这篇1998年的论文中,韦克菲尔德说他测试了12个患有慢性肠道疾病的孩子,他们的身体发育记录正常但有严重的神经退化症。他推测,联合接种麻疹、腮腺炎和风疹三种疫苗可能导致了某种类型的慢性肠道麻疹感染,并影响到孩子的大脑发育。他建议应该将三种疫苗分三次单独接种,而且应该有更长的间隔期。然而,由一位英国新闻记者实施的调查却发现,韦克菲尔德博士并没有在他的论文中报告相关的经济和科学利益冲突。比如,韦克菲尔德博士的部分研究经费是由起诉疫苗制造商的父母们所请的律师提供的;韦克菲尔德在1997年申请了一份麻疹疫苗专利,如果联合接种疫苗被中止或失去信誉,那么这份专利就会取得成功。经过几年的调查,英国综合医学委员会调查委员会在今年1月得出结论认为,韦克菲尔德博士迫使11位儿童接受侵入性测试,如腰椎穿刺、结肠镜检查等,这些孩子并不需要做这些检查,而且韦克菲尔德也没有为此获得伦理上的批准。该调查委员会得出结论:韦克菲尔德不诚实,违反了基本的研究伦理道德,并对涉及其研究的患病孩子表现出无情的冷漠和忽视。委员会批评韦克菲尔德以误导和不负责的方式描述其研究,并谴责他在有关联合接种疫苗与孤独症之间关系的研究中,滥用因其职位所带来的信任。《柳叶刀》执行主编理查德霍顿表示,在这一决定公布之前,他一直无法证明韦克菲尔德这篇1998年的论文具有欺骗性。他说:这是对安德鲁韦克菲尔德博士和他的研究诅咒般的控诉! 他根据这项调查结论撤销了韦克菲尔德发表在1998年的那篇论文。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发言人汤姆斯金纳认为,撤销韦克菲尔德论文意义重大。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这一决定建立在一个权威组织的研究基础上。由世界著名科学家组成的该研究小组得出结论认为,联合接种麻疹、腮腺炎和风疹疫苗与孤独症没有关联。美国范德比特大学预防医学系的威廉夏弗纳博士说:《柳叶刀》在世界范围内有极为崇高的声誉,因此它为自己的声誉而采取的行动非常重要。《纽约时报》的文章指出,有一个数量不多的医生团队固执地不鼓励接种疫苗,因为他们认为接种疫苗看似与孤独症有关,韦克菲尔德便是其中之一。也许,这项撤销决定不会太多影响到韦克菲尔德在美国父母组织中的声誉。尽管大量的科学研究均未找到疫苗与孤独症间有任何联系,但美国的父母们一厢情愿地相信:他们的孩子在精神上的问题是疫苗接种所导致的。SafeMinds是美国一家领导无汞药物运动的父母团体,该组织强化了疫苗导致孤独症的观点,其发言人吉姆穆迪说,这一论文撤销举措将加强韦克菲尔德博士在许多父母心中的地位。对科学家和医生进行攻击是危险的。他说,这是对研究的压制,它将点燃一场论战。在美国,反疫苗接种组织提出其他理论来解释为什么他们认为疫苗会导致孤独症。多年来,他们谴责使用一种消毒液原料工汞硫代水杨酸钠,这是一种含汞的疫苗防腐剂。因为对防腐剂的担心,2001年,在常规儿童疫苗的生产中,疫苗制造商大规模地减少了工汞硫代水杨酸钠的使用量。但是,这种变化并没有对儿童孤独症的发生率带来明显影响。反疫苗组织现在又认为,另一类数量众多的儿童细胞类疾病患者是由疫苗接种所导致的。每当一种新理论被提出,儿童孤独症患者的父母们都呼吁研究疫苗与孤独症之间的关系。然而,一项又一项的研究终究没有证实二者之间的关联,如今,著名的医学机构已经得出结论:应该将弥足珍贵的研究经费用于研究导致孤独症的其他可能性上。《科学时报》 (2010-2-5 A4 国际)更多阅读《柳叶刀》相关评论摘要

“ 2016年4月13日,一年一度的翠贝卡电影节在纽约开幕”。这条平淡无奇的新闻背后其实有个插曲,让整件事变得不再平淡。

Del Bigtree可能是反疫苗活动家网络中连接最多的节点。49岁的Bigtree拥有勉强驯服的灰色卷发,明亮的蓝眼睛和加州棕褐色的王冠,是完美的发言人。他也是一名战士。作为非营利知情同意行动网络的创始人,Bigtree与大型制药公司和大政府打击了信息自由法案的要求和诉讼。作为抗疫苗膜Vaxxed的生产商,Bigtree讲述了据称受疫苗伤害的儿童的故事,并记录了他们悲伤的父母的悲伤。作为HighWire在YouTube上充满活力和魅力的主持人,Bigtree提供Alex Jones-ian的启示,因为他将疫苗阴谋追溯到其来源。

创办于2002年的翠贝卡电影节,是北美几个较为知名的独立电影节之一,是追求电影艺术、大胆创新的小成本独立影片的一个极佳展示平台。然而今年,有一部真正“大胆”的影片,差一点就登上了翠贝卡电影节的舞台,也让这届电影节意外得到了大量科学界人士的关注。

Del Bigtree去的地方,他为这项工作而闻名。父母含泪地拥抱他或恭敬地握手。当他告诉他们他们希望听到什么时,他们会为他欢呼。最近在奥斯汀举行的大约300名反vaxxers的集会上,Bigtree面临强大的德克萨斯风,并宣称:我们赢得了科学论证。你的医疗机构不在这里。他们不会站起来对我们说话。他们不会谈科学,因为他们没有科学。人群疯了。然后,在演讲结束时,不是犹太人的Bigtree将一个黄色的大卫明星钉在他的翻领上,铸造公共卫生专业人员,努力阻止哈西德布鲁克林的麻疹爆发为纳粹。人群欢呼。这一刻变成了病毒,这恰恰就是重点。

前医生和他的反疫苗纪录片

3月22日,翠贝卡电影节主办方公布了今年的展映名单,一部名为《疫苗黑幕:从隐瞒到灾难》(Vaxxed:From Cover-Up to Catastrophe)的纪录片赫然在列。名单一出,四下哗然,来自媒体、影业界和医学界的猛烈抨击立即如雪片般飞来。

ued赫塔菲官方 2纪录片《疫苗黑幕》预告片截图

这部极具争议的纪录片,其导演本人也是位名留医学丑闻史的著名人物——前英国医生安德鲁•韦克菲尔德(Andrew Wakefield)。韦克菲尔德于1998年在著名的《柳叶刀》杂志发表文章,将一些儿童后天出现的自闭症谱系障碍伴肠道疾病,与麻疹-腮腺炎-风疹三联疫苗(MMR疫苗)接种联系在一起。这一结果很快被大量反对证据驳倒,而针对韦克菲尔德本人的调查,也相继发现其在研究中隐瞒财务利益冲突、对患儿实施过度检查、伪造实验结果等事实。2010年,这篇文章被《柳叶刀》完全撤稿,韦克菲尔德本人的行医执照稍后亦被吊销。不过此间数年,英国MMR疫苗接种率猛降,整个国家付出了惨重代价。

ued赫塔菲官方 3韦克菲尔德1998年发表于《柳叶刀》杂志后遭撤稿的文章截图。图片来源:Lancet. 1998, 351:637-41.  

但显然,韦克菲尔德并未就此善罢甘休,六年后,他带着《疫苗黑幕》回来了,妄图利用电影节这个更容易将信息传输给大众的渠道,继续宣扬他的错误观点:MMR疫苗可以导致自闭症。如果这部持有欺骗性观点的纪录片登上了电影节的舞台,无异于是给了18年来不断被证明是错误的韦克菲尔德理论一个超大号麦克风,令其继续扩散对公共卫生安全具有破坏性影响的谬论。

翠贝卡影展虽然乐于给非知名电影人和小成本制作提供机会,但其选片的门槛并不低,《疫苗黑幕》如何进入了展映名单?这就不得不提到翠贝卡影展的联合创办人之一,要说是最有魅力、最性感的好莱坞男演员也不能为过的,罗伯特•德尼罗(Robert De Niro)。

这是Del Bigtree的工作,他很擅长。在人群和在线视频面前,他拥有天生的PT Barnum-esque魅力。HighWire执行制片人Jenn Sherry Parry说:他告诉我,他的代理教练说他并不擅长假装成别人。他说Del是从他内心来的最好的,而他就是他自己。这似乎是正确的,并且在YouTube时代运作良好。像许多在线活动家一样,Bigtree有一个重要的追随者,几乎没有公众的名字认可。也就是说,一些医疗专业人士正在弄清楚他是谁。

罗伯特•德尼罗,焦虑的父亲

2013年,德尼罗参演影片《乌云背后的幸福线》,饰演患有双相情感障碍的男主角的父亲。在一档电视访谈节目中,本片导演坦陈自己也有一名患有精神疾病的孩子。这令德尼罗潸然泪下,哽咽地道出:“我能理解他经历过什么!”当时,德尼罗仅说明他有一个“有特殊需求的孩子”(原话为have special need)。德尼罗共有六名子女,后来我们知道,这里提到的孩子是他与现任妻子的18岁儿子艾略特,艾略特患有自闭症。

ued赫塔菲官方 4德尼罗在访谈中激动落泪。图片来源:访谈视频截图

几乎所有有自闭症患儿的家庭都要经历一场灾难、自救与重建的过程。关于自闭症诊断治疗逐步推进产生的纷繁复杂的信息,不断地刺激着这些家庭最敏感的心理区域。德尼罗以众多坚韧、强悍的角色名留影史,但在自闭症面前,他也不过是一位谈及爱子情难自禁的普通父亲。德尼罗曾对外说:“有时真的是让人难以承受,让人焦虑不安,如同身处噩梦。除了面对你什么也做不了。”

ued赫塔菲官方 5德尼罗(左一)与儿子艾略特(左二)及妻子(左三)。图片来源:dailymail.co.uk

明星是最好的宣传,韦克菲尔德大概也深知这一点,于是选择了德尼罗作为突破口。结果是,自闭症占有了德尼罗的爱子,而《疫苗黑幕》攻陷了德尼罗本人,在他的建议下,这部影片进入了电影节的展映名单。

他是一名阴谋理论家,费城儿童医院疫苗教育中心主任Paul A. Offit博士说。他相信制药行业正在控制着政府和医疗行业。虽然Bigtree可能对这个品牌感到愤怒,但他可能不会对他的观点进行描述。

撤销与反悔

然而,外界对《疫苗黑幕》的抗拒太过强烈,人们用“欺骗”、“犯罪”甚至“妖言惑众”等形容词来表达对这部影片不实内容及韦克菲尔德本人的极度不满。经过一段时间的反应,3月26日,《疫苗黑幕》被主办方从展映名单上撤掉了。同时,在电影节的脸书主页上,德尼罗发表声明说:“我选择放映此片的初衷,是希望为一个深深涉及我个人以及我全家的话题提供一个讨论和对话的机会。但在过去几天里,翠贝卡影展团队以及科学界人士一起对该片进行了回顾,最终我们认为这部影片无法促进我们希望呈现的讨论,也不能提供任何贡献。”对此,媒体给出了积极评价,称“德尼罗先生做出了负责任的正确选择,令人尊敬”。

ued赫塔菲官方 6罗伯特•德尼罗(左一)与翠贝卡电影节联合创办人简•罗森塔尔(Jane Rosenthal)在2009年翠贝卡电影节。图片来源:vanityfair.com

如果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伟大的德尼罗在广大影迷和社会公众心目中的形象,那真的是光环上再加光环。不过,虽然《疫苗黑幕》最终并未进入展映,但就在电影节开幕访谈中,德尼罗在这件事上又改口了,他说他后悔撤销这部纪录片的放映,他觉得大家都应该来看一看这部记录片讲的事情。当主持人提醒他说,现有的大量科学证据证明疫苗与自闭症无关,他说:“就是有关的,但他们说没有……我不知道,我又不是科学家。不过我见过许多情况,如果你坚持寻找真相,然后就能找出点什么。”

这番表态让人不得不感到遗憾。对此,全球最大的自闭症科学与宣传机构——自闭症之声(Autism Speaks)作出回应:“在过去的二十几年中,大量的研究都在试图核实儿童期疫苗接种与自闭症发病之间是否存在关联。这些研究的结论非常明确:疫苗接种不会导致自闭症发生!”

覆盖远非凝聚力的抗疫苗运动经常会被Del Bigtree这样的活动家所相信,因为这些信念与公认的科学不一致,在某些情况下,有趣的是令人难以置信。然而,这种报道也无法深入研究运动中流淌的情绪。但是与Del Bigtree和他的合作者交谈,很明显他们已经被父母的悲痛激化了。这远非语义点。很容易看到世界上的Del Bigtrees和厌恶疫苗的傻瓜。但这样做可以打破强烈的情绪,让优秀的,聪明的人不能理性行事。如果我们这些多年来一直关注和混淆反vax运动的人能够理解Del Bigtree的动机,也许我们可以理解是什么激发了他所关联的轻信人。

明星与科学家如何并肩而战

实际上,罗伯特•德尼罗并不是唯一一名在这个问题上表态的好莱坞明星。早在2008年,美国模特、演员珍妮•麦卡西(Jenny McCarthy)就因为自己的儿子被诊断出自闭症而公开发声,指责是疫苗直接导致了儿子的发病。她还在华盛顿特区组织了一场游行,呼吁“绿化疫苗”,麦卡西的时任男友,喜剧明星金•凯利也支持了这场游行。

ued赫塔菲官方 7珍妮•麦卡西在“绿化疫苗”活动上。图片来源:disabilityand.me

是的,麦卡西的初衷和德尼罗一样:“我有一个自闭症的孩子,我希望更多人能听到不同的声音。”这听起来或许只是“出于好心”,但也许麦卡西和德尼罗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们是明星对于一般人来说,他们或许并不能理解韦克菲尔德的研究到底为什么是“错误的”,但相比往往在幕后工作的科学家,他们更认识明星。

事实也的确很残酷,早在16年前就已经在美国销声匿迹的麻疹疫情,最近几年却接连爆发。2016年3月的一份研究显示,最近15年间,美国一共发生了1416例麻疹,其中有804名患者从未接种过疫苗。研究者在报告中指出:“‘拒绝接种疫苗现象’不但会增加未免疫人群患病的可能,同样也会增加接种疫苗人群的患病风险。”2014年,加利福尼亚州安纳海姆的迪士尼乐园发生麻疹疫情,111名患者中有半数未按建议接种疫苗。[1]

关键是,这样的事情我们在英国已经看到过一次了。正是因为韦克菲尔德的论文,英国MMR疫苗的接种率猛降,麻疹感染率也较此前上升了20倍。假如这一次,电影节主办方一意孤行,让这样一部宣扬不诚实结论的纪录片登上了知名电影节的平台,那么当年的错误观点将以极具煽动性的形式再一次进入公众视野,疫苗安全信任危机将再次亮起警灯,令适龄接种的幼儿家长们惶惶不安、不知所措,疫苗接种率大幅下降的恶果很可能再现。

德尼罗和麦卡西都曾多次表示:“我们不是反疫苗,我们只是希望疫苗安全。”可是,科学界早有定论,疫苗是安全的,和自闭症没有联系。对于明星来说,当遇到一个科学问题时,他们更应该重新审视自己的影响力。去年9月,美国共和党获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在与神经外科医生本•卡森的共和党初选辩论中再次提出“我认为疫苗和自闭症有关联”。这样的做法也引来了学界的一致声讨,要知道,这场全程直播的辩论拥有超过1000万观众,有传媒业背景的特朗普显然比卡森医生更会在电视上说服别人。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明星就不可以参与到科学传播工作中。其实科研工作者更需要有明星参与传播,2000年,时任NBC主播凯蒂•库瑞克(Katie Couric)在自己主持的《今天》(Today)节目中直播做结肠镜检查,随后的调查显示,美国全国的结肠镜检查次数增加了20%左右。[2]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韦克菲尔德不正是利用了传媒和明星的力量,才能将自己的“歪理”再次卖向美国市场的吗?

ued赫塔菲官方 8凯蒂•库瑞克直播结肠镜检查。图片来源:HLN: Katie Couric's colonoscopy humor截图

科学研究拥有一套完整的规律,当明星在尝试参与科学话题时,也应当尊重这套规律。否则,受伤害的不只是明星自己,而是那些千千万万名因此承担了额外风险的人们。英国和美国发生的麻疹疫情,已经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

其实,这件事如果可以在德尼罗先生听从专家意见将《疫苗黑幕》下线的时候就划上一个句号,也许就再完美不过了。(编辑:odette)

与Bigtree交谈需要一定的耐心。当Bigtree在他的Malibu家中通过电话与我交谈时,他风度翩翩而且很愉快

如果他倾向于避开会话过程。他的父亲是一名部长,当他在他的一个噱头上时,有一种感觉就是传递下来的东西。即使在对医学科学边缘以外存在的想法发表意见时,他既放心又完全自信。当他谈论自己时,他很有趣和自信。

当Bigtree讲述他的故事时,他将自己当作一名顽固的记者,寻找发生在本世纪丑闻中的真相,即疫苗正在引发全球性的健康危机。这个版本的事件的问题是双重的。首先,它打破了Del Bigtree的复杂性。其次,它打破了科学的简单性。科学界已经证明,疫苗是安全的,并且不会引起自闭症,有18项备受瞩目的研究。这包括今年发布的约65万丹麦儿童的一项研究,该研究发现MMR疫苗与自闭症风险增加无关。Del Bigtree没有医疗证明,他认为这些研究的数据是一致的。

为什么Del Bigtree相信这一点?如果他只是一个怪人会很方便。他不是。他是一个有着非常特殊经历的人,作为一名电影制片人和电视制片人,他被教导通过一个特定的镜头来看世界。Bigtree作为视频记者的第一次大型演出是在菲尔博士身上,在那里他发现了现实生活中人类戏剧的引人注目的力量。Bigtree作为一名现场制作人的工作要求他梳理出客人对介绍性和插页式视频最敏感问题的最贴心细节。

我会独自出去采访这些家庭并在相机上讲述他们的故事,Bigtree说道:你对人性有不同的看法。这个节目非常极端。它寻找比你的平均故事更生动的大故事,你会见到非常有趣的人。

极端是一个恰当的描述符。这是剥削性的。在20世纪初,当Bigtree在那里工作时,菲尔博士在人类层面上发生了灾难色情事件。考虑一下这样的节目,比如我想放弃我的偷车,挥刀,扭曲13岁的女儿试图让我犯罪,将世界介绍给Danielle Bregoli(一位现在更为人所知的年轻女性) Bhad Bhabie。曾经试图殴打青少年Instagram影响者的Bregoli)。与母亲希望她进入异国情调的舞蹈的青少年相比,她的故事很温和,或者相信她怀有婴儿耶稣的年轻女性尽管没有怀孕,或者是一个自称为性感素食主义者的精神恍惚的个性。

Bigtree从Phil博士转移到由Travis Stork博士和儿科医生Jim Sears博士等人主持的分拆节目The Doctors。正是在那里,他第一次遇到了被摧毁的父母,他们将疫苗归咎于瘫痪,癫痫发作和自闭症。但由于Jenny McCarthy在2009年出现了令人尴尬的表现,该节目的执行制片人不允许这些故事进入The Doctors他正在推广Generation Rescue,这是一个由JB Handley创立的致力于治疗自闭症的非盈利组织。Handley也因为促进咳嗽自闭症而闻名,像高压舱一样。两人都很高兴推动他们的信念疫苗导致孩子的自闭症。麦卡锡的插曲成为传奇人物之一,在主持人特拉维斯斯托克博士和汉德利之间爆发了泪流满面的喊叫比赛。

我非常厌恶没有读过这些研究的医生,也不知道坐在这里的细节,并向父母保证,疫苗不会导致自闭症,汉德利咆哮着,用手捅着斯托克。这是不负责任的!

你所做的只是对抗那些想要帮助这些孩子的医学界!Stork脸红,脸红了,他穿着他标志性的蓝色磨砂膏颤抖着。你在反对我!

【ued赫塔菲官方】Bigtree恐怕是反疫苗活动家网络中总是最多的节点,创办于二〇〇〇年的翠贝卡电影节。尽管在Bigtree之前播出的剧集是在The Doctors录制的,但它却为节目蒙上阴影。观众继续撰写有关他们自己体验的节目,充斥着Bigtree的收件箱,父母的笔记声称他们的孩子的生命已被疫苗毁掉。但他无法追求那些故事。在麦卡锡和汉德利的火车残骸之后,制片人不会允许它。如果Bigtree想在他的电子邮件中追逐不合格的线索,他需要在大楼外面这样做。

然后安德鲁韦克菲尔德,一位被玷污的英国胃肠病学家,开始接种疫苗 - 自闭症的恶作剧,带着一部名为Vaxxed的不完整纪录片抵达洛杉矶。他的电影以CDC科学家为中心,声称他的机构掩盖了疫苗导致自闭症的证据。当Bigtree学会了韦克菲尔德在城里播出这个令人发指的故事时,他准备跳起来。

毫无疑问,这个故事太过分了。即使是Bigtree也很快承认这一点 - 尽管他认为这是真的。Vaxxed记录了一项涉嫌政府对一项研究的掩盖,该研究发现MMR疫苗接种后的非洲裔美国儿童患有孤独症的风险增加了340%,以及随后的再分析,这似乎证实了最初的发现。一位活动家医生在翻译神经变性杂志上发表的重新分析后来由于不正确的统计分析和相互竞争的利益主张而被撤回,但没有详细说明。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举报人威廉汤普森(William Thompson)后来发表声明,表示道歉,他在工作中忽略了统计上重要的数据并加剧了阴谋诉讼。

我想绝对清楚,我相信疫苗已经挽救并继续挽救无数生命,汤普森写道。我永远不会建议任何一位家长避免为任何种族的孩子接种疫苗。

但那是在电影上映后发生的。在此之前,只有兴奋。在好莱坞山的一个后院举行的活动中,Del Bigtree遇到了安德鲁韦克菲尔德,就像詹妮麦卡锡,罗伯特德尼罗和现任女友艾莉麦克弗森一样被加入。加州立法机构准备通过SB 277取消疫苗参加公立学校和韦克菲尔德的儿童的豁免正在使用该法案为他的电影筹集资金。Bigtree离开了充满正义愤怒的事件。这意味着父母实际上并没有对自己的孩子进行统治,州政府也这样做,Bigtree回忆道。这听起来像共产主义。这令人不安。它种了种子。

他提出用他的项目来帮助韦克菲尔德。

他对医生们起了作用,制作了收视率最高的节目,而且表现很好,Jenn Sherry Parry回忆道,当时他正在医生的Bigtree工作。但在遇到韦克菲尔德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他说,詹,我不认为我会回来。我想我必须追求这个。我觉得这对他来说很可怕。他没有赚钱做这部纪录片。但这是他和他的记者的完美结合,他无法回头。

Bigtree害怕是对的。跟随胃肠病学家的决定似乎是他的生活转向的决定。韦克菲尔德曾被纽约时报杂志描述为他那一代中最受辱骂的医生之一。他在儿子的生日聚会上为孩子们抽血,然后根据他们对这些样本的研究。他试图证明自闭症和疫苗之间存在联系的论文已经从柳叶刀和美国胃肠病学和神经毒理学杂志等期刊中撤回或撤回。英国医学杂志的编辑称韦克菲尔德为欺诈行为。

我会说实话,Bigtree在回忆起跳跃时说道。我曾希望世界上任何其他人都把这部纪录片放在一起。因为与安迪韦克菲尔德合作是一个职业生涯。我必须真正接受这个。

那么为什么要实现这一目标呢?项目中没有任何内容表明这会让他赚到很多钱。并且他还没有完全激进到在HighWire上看到的比生命更大的反vax英雄。什么Vaxxed并允许是为Bigtree在镜头前得到和发挥创意的控制,他并没有对医生。他迅速将自己插入电影中作为指导和讲故事的人。

他把自己放进去,解释,打破发生的事情,在Bigtree加入之前担任联合制片人的Polly Tommey解释道。他真正代表公众,让事情变得更加容易。

Bigtree否认此举是为了滋养他的自我,但反疫苗社区很乐意以压倒性的崇拜形式喂养它。在组织者向科学家们展示之后,在Tribeca电影节上公开发布后,Vaxxed在2016年4月1日首映的纽约Angelika剧院找到了一个家。Bigtree看到了反vax社区的悲痛和感激压力。电影放映后,Bigtree询问观众中有多少人接种了疫苗。一排排的父母站起来,开始哭泣和拥抱

这是非常感人的,汤米说。超过一半的剧院站了起来。很明显,人们将携带这部电影。媒体所说的并不重要。

当这部电影在这个国家巡演时,这种情况一次又一次地发挥作用。Bigtree发现了一个新生儿受到自闭症影响的孩子的父母,其中许多人会坐在Vaxxed旅游巴士上用相机讲述他们的故事。

大约18个月,我们开始注意到他的整体健康状况下降。我们进去接种疫苗并在六个月后回来获得一种抗生素,一位来自乔治亚州萨凡纳的名叫米歇尔的母亲讲述了她16岁的儿子迈克尔受到的影响。自闭症。当她说话时,她反抗泪水。现在的后​​果就像是一个生气的两岁小孩发脾气,晚上睡不好,打墙,变得非常激进。

他很快就被父母和受伤的严重程度所淹没,Tommey说。这很激烈。

题图来自:wakingtimes.com

可以肯定的是,疫苗可能会伤害儿童。虽然它们被证明是罕见的并且通常与其他健康状况或某些遗传前提条件一起发生,但是存在副作用。考虑过敏反应的可能性。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在儿童和青少年接种7,644,049剂疫苗中,有5例可能与疫苗相关的过敏反应,而且没有一例导致死亡。接近Bigtree的一些父母是否有可能患有儿童像格林

巴利综合症这样的疫苗副作用可能导致2000年至2008年间接种N1H1疫苗的数百万患者中有38人瘫痪?当然。但是,在Bigtree之前带来的许多孩子遭受几种发育障碍之一的可能性更大,因为孩子们正在接种疫苗。但是当遇到患有疾病或残疾的孩子的父母时,人性要求你提供同情心,而不是辩论。

Tommey建议父母在Del看到一位富有魅力的领导者,并将他推向行动。对他来说真的没有出路,她说。

Bigtree因为外人的讽刺而更加胆大妄为。它融入了他的个人叙述,他是一个解放者和暴政的斗士。批评家让他高兴,因为他们提供了他被人看见的保证。这就是让他写这么难的原因。Bigtree似乎并不倾向于做出伤害。但是,在迎合悲伤或害怕父母的选区时,他的工作正在危害儿童的健康。2019年的麻疹爆发是历史性的,而且还没有死亡人数,儿童正在住院治疗。这不是一件容易摆脱的事情。这些是非常真实的身体疼痛和非常真实的身体危险的孩子。

Del Bigtree可能是反疫苗活动家网络中连接最多的节点,因此他被困住了。如果他没有说出来,那些要求他告诉他们一个具体故事并称之为真相的人的声音将闻所未闻。他们的痛苦将不会被一个医学界注册,这个医学界很大程度上以非人类的百分比和风险来理解疫苗问题。如果他回忆,他就不会有工作或许多前途。因此,不仅仅是动画Del Bigtree的阴谋逻辑。这是厌恶的厌恶。他全力以赴,成为了一名十字军。如果他不是那样的话,他什么都不是。他一个人。

我真的成了每个人的朋友,Bigtree承认。而且,在他的圈子里,成为每个人的朋友都需要提供令人信服的叙事的舒缓膏,以缓解非常真实的痛苦。它需要听听所谓的疫苗受伤儿童的父母讲述的故事并试图真正看到他们。但它也需要看不到。它需要对疫苗所挽救的无数生命以及避免它们的人的潜在危害进行故意视而不见。

1991年,费城有9名儿童死于麻疹。反疫苗社区没有注意到这一点。Paul Offit做到了。其他医生,Bigtree的阴谋论作为典当的人,也做了。疫苗一直是他们自己成功的牺牲品。人们不会害怕这种疾病,Paul Offit博士说。我理解接种疫苗的沉默。你要求父母在生命的最初几年给予孩子26种不同的接种,以防止大多数人看不到的14种不同的疾病,使用大多数人不理解的生物液体。这一切都有道理。看病支持疫苗的医生。看到悲伤的积极分子支持一种宽松的自由观念。

Del Bigtree希望美国能够看到他所看到的悲痛,并得出他所得出的相同结论。这就是为什么他正在向菲尔博士接受训练时提供内心和情感故事。压倒性的消息?我们一起做的。

这是真的。Del Bigtree对个体儿童的威胁要小于对群体免疫力,对人群疾病的抵抗力的影响。他的话不仅会影响那些寻求他们的人;他们会影响许多其他人,没有人会更好。真相不会阻止Bigtree,他会陷入悲伤和错误信息,悲伤和错误信息,悲伤和错误信息的反馈循环中。悲伤和虚伪为他希望领导的运动提供动力。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