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备受关注的《关于推进药品流通领域改革的若干意见》即将发布的消息在业内不胫而走。据知情人士透露,该意见已走完程序,关于药品流通规范、医院处方外流、探索建立医保经办机构与医疗机构、药品供应商的谈判机制等内容在业内已反复讨论过。其中,对市场影响最大的要数新提到的建立药品出厂价格在线监测制度。九州通集团业务总裁耿鸿武告诉记者,《意见》已修改多次,他看到的最后版本有23个条款,建立药品出厂价格在线监测制度是以前流通领域没有提到过的概念,对整个行业的影响现在还难以判断,具体会怎么执行有待观察。

2010年天价芦笋片事件,每盒出厂价仅为15.5元的芦笋片在湘雅二医院的进货价高达185.22元。

从消息人士处获悉,备受关注的《关于推进药品流通领域改革的若干意见》经反复修改,目前已由国务院医改办、国家发改委、商务部等多部门会签完毕,将于近期公布。

值得关注的是,为优化流通环节,《意见》还提出零售药店是购药的重要渠道。特格尔中国药店采购联盟理事长刘丰盛认为,这一政策信号将对零售药店的发展带来巨大的机遇。这种鼓励方式是好的,但其实施起来应该会比较困难,一旦医院利润来源受阻,而政府补贴又不到位,矛盾反而会进一步激化。

高州医院回扣门,出厂价只有2.5元的氨曲南,在该院的中标价被做高到了19.2元。

业内人士分析指出,《意见》有三个方面的重大突破,如能落实到位,将对药品生产和流通企业产生巨大影响,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药价虚高问题。

目前社会零售药店的执业药师缺口约超过30万人。目前全国药店总数超过42.3万家。

据悉,《通知》将提出创新药品定价方法,建立药品出厂价格在线监测制度。

被传已经完成部门会签,有望在二季度发布的《关于推进药品流通领域改革的若干意见》成为近期业界关注的焦点。不论是全国药交会抑或中国医药产业发展高峰论坛,有关上述新政对产业的影响被广泛解读。

ued最新官方网址 ,药价虚高主要在于出厂价格与药品中标价格差距太大,留出很大的利润给中间流通环节,这些中间环节包括医院、医生、流通企业、药品销售人员。换言之,药品的最终消费者为中间流通环节买单。

由于《意见》将“建立药品出厂价格在线监测制度”提上日程,并要求医疗机构不得以任何方式限制处方外流。连日调查了解到,这一旨在围堵“天价药”的新政将对医药流通和购销环节产生巨大影响。

据了解,价格主管部门将定期发布药品平均出厂价格等信息,引导市场形成合理价格。对于不按规定报送出厂价格或出厂价格与药品集中采购中标价格差距过大的企业,要取消其中标资格。

三控强化信号再现?

“对市场影响最大的要数这条了,药品流通企业的利润将被压低。”业内人士指出,但作为药品价格的主管部门能否承担这一重任,如何评估“差距过大”,还值得商榷。

作为推进药品价格透明化的重要一步,建立动态的药品出厂价在线监测制度成为主管部门们最终的选择。来自药企、行业协会等多个渠道的消息,均指《意见》已由国务院医改办、国家发改委、商务部等多部门会签完毕。

记者获悉,今后将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对临床使用量较大的药品,参考主导企业成本以及药品采购价格、零售药店销售价格等市场交易价格,制定和适时调整零售最高限价。建立定期调价制度,根据医疗机构、零售药店采购价等市场交易价格调整药品价格,合理引导生产经营企业和医疗机构价格预期。

为了弄清药企的生产成本,国家发改委此前曾多次对出厂价进行过摸底,但这一举措令药企感到“担心”。这种“担心”,一是担心自家商业秘密外露,二是担心出厂价管控加强进而影响药企的市场操作空间。

统计显示,按照申银万国的行业分类,目前,上市医药流通企业主要有上海医药、国药一致、华东医药等。从目前已公布2012年年报的9家公司情况看,均实现了净利润同比增长,共实现净利润35。88亿元,整体增幅为12%。

而这种“担心”的背后,出厂价与医院采购价之间的巨大价格差距,已经成为医药行业公开的“潜规则”。2010年天价芦笋片事件,每盒出厂价仅为15.5元的芦笋片在湘雅二医院的进货价高达185.22元。而近期被曝光的高州医院回扣门,也再度印证了潜规则的盛行,出厂价只有2.5元的氨曲南,在该院的中标价被做高到了19.2元。

其中,上海医药净利润20。53亿元,同比增长仅0。52%,其余数家企业利润增长率在20%至40%。

“新政出台将有助于压缩流通环节的加价,以帮助解决药价虚高问题。”国药控股一位高级研究员说。

一位券商分析师认为,上述政策可能会对药品流通企业产生不利影响。但他表示,药品生产企业和流通企业对此已有预期,不排除药品生产企业以提高出厂价的方式缩小与中标价格的差价,进而规避上述政策。这样一来,药价虚高问题难以根本解决。

但采访中,南都记者则注意到更多的业内人士担心自己会受到影响。在他们看来,出厂价在线监测意味着控制药品出厂价、流通差率、零售价的“三控”强化,而这种强化,首先受冲击的将是将国内的本土药企。

据悉,《通知》将提出探索建立医保经办机构与医疗机构、药品供应商的谈判机制。 对此,一家参与北京公立医院改革试点的医院院长曾指出,该医院在购进药品时,与医保机构和供应商进行了一些谈判,取得了降低药价的效果。但因为涉及不少相关方利益,谈判机制全面铺开的可能性不大。

“三控强化,即意味着企业财务流程因此将发生极大变化。低价药品代理商或遭受重大挫折。”医药行业职业经理人杨昌顺如是指出。而众所周知的是,从事低价药品代理的基本上都是国内本土的制药企业。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意见》要求探索建立谈判机制,其实是为“二次议价”打开了口子。“二次议价”是指医疗机构在省级药物招标结果的基础上,对中标药品进入医院采购名单后再一次杀价。

处方外流或全面松绑

但记者了解到,大部分药品生产企业都反对“二次议价”政策。

加强出厂价管控,即意味着制药企业或其药品代理商能够给到医院和医生的环节变小。但对于医院和医生们来说,还有更大的“利空”。

石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蔡东晨说,“二次议价”违背了社会公正和诚信,也违背了招投标法和合同法。如果在招标结束后再实行“二次议价”,其实是对招标结果的不认可。

由于《意见》提出各地要允许门诊患者自主选择在医疗机构或药店购药,医疗机构不得以任何方式限制处方外流。有分析指,这一新政将有助于掐断药品销售与医院和医生的关系。与之相应的是,社会零售药店则将有望因此迎来“春天”。在业内看来,如这一政策得以完全执行,最终的结果无异于将医院药房从医院剥离出去,让处方流向社会零售药店。

扬子江药业集团董事长徐镜人表示,以新药研发为主的企业无法接受“二次议价”。如果拼命压低企业利润,企业最后无法进行新药研发投入。

“如果真的允许处方外配,对我们社会零售药店来说,确实是一大利好。但从深圳的例子来说,我们不敢有太大的预期。”广东金康大药房郑浩涛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说。作为新医改试点城市,深圳于去年出台了鼓励处方外配的新政,不过,直至今日,来自深圳药品零售行业的说法,他们至今未明显感觉到处方药销量的提升。

四川科伦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革新说,如果能够合理定出药品的出厂价,同时明确流通领域的利润,再进一步做好药品的招标、采购、供应体系,统一解决整个链条,那么就没有必要进行“二次议价”。

两头围堵?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还将提出零售药店成为患者购药重要渠道。

“目前,医院主要还是靠卖药养着,在政府补贴没有加大的情况下,医院肯定不会轻易放弃这块收入。”广东药店联盟一位发起人如是点出深圳鼓励处方外配,但外配并未大规模出现的原因。

“以前,大家都将零售药店作为医院药房的补充,看不上零售药店。”业内人士认为,现在将零售药店的地位提高到“重要渠道”位置,这一政策信号将对零售药店的发展带来巨大的机遇,尤其是药品零售连锁企业。

在他看来,《意见》最终以哪些部位的名义发布相当值得关注,“如果这一由商务部主导的新政,最终主管医院的卫计委没有联署,那么,在医院的执行效果会大打折扣。”而即便包括配套文件在内的一系列政策如期出台,也有业内人士指,对社会零售药店而言,能否承接大量的医院处方单还是一个问题。

为鼓励零售药店的发展,《意见》提出,允许门诊患者自主选择在医疗机构或药店购药,医疗机构不得以任何方式限制处方外流,打击各类垄断药品销售的行为。

“目前,医院都在搞信息化,很多处方都是电子处方,患者如何拿到电子处方或许将是一个现实需要解决的问题,此外,这里涉及到报销的问题,门诊处方在医院药店可以享受统筹资金用以报销部分费用,但目前拥有医保资格的社会零售药店占全体社会零售药店的比例还较低。”郑浩涛认为,在零售药店社保系统尚未完全搭建好的情况下,想让处方外配来掐断卖药与医生、医院的关系,这种新思路仍停留在理论阶段。

据了解,目前上市零售连锁药店主要有嘉事堂、同仁堂和桐君阁等,从2012年年报看,上述三家企业净利润分别增长2。40%、30。13%和190。27%。除此之外,在IPO排队企业中还有老百姓大药房连锁、云南鸿翔一心堂药业等药品零售连锁企业。

此外,社会零售药店要承接医院处方必须配备执业药师,但南都记者近日走访包括老百姓大药房在内的多个广州市内药店发现,现如今真正配备制药药师的社会零售药店并不多。

按照一家药店配备一名执业药师,以国家食药监总局及中国医药物质协会的统计数据计算,目前社会零售药店的执业药师缺口近超过30万人。数据显示,目前全国药店总数超过42.3万家,而国家药监局例行新闻发布会的数据称目前全国通过考试的执业药师是20多万人,注册的执业药师约8万人。

至于寄望于通过加强“三控”的方式来拧出药品流通环节价格虚高的“水分”,在业内看来,也待进一步观察。“《意见》提出的加强出厂价管控的举措,其实在广东开始试点的药品价格"三控"中即已经有所涉及,但对制药企业而言,不见得是好事,极有可能遭到业内的抵制。”一家不愿具名的广州药企的负责人说。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于明德亦一直呼吁放让市场来调节药价,而非过多的行政管控。

流通行业难言利好

作为新医改发布以来医药流通领域最吸引人眼球的配套政策,《意见》一经传出即被资本市场所关注,有分析更是指医药流通行业中的龙头企业有望受益。

市场得出这一预期的逻辑在于,《意见》出台后,行业整合将随之展开,医药流通领域最终将形成少数流通大企业占据主要市场份额的商业业态,这种业态或将令医药流通企业的利润率得以上升。

商务部此前发布的《全国药品流通行业发展规划纲要(2011~2015年)》,亦要求“十二五”期间药品零售连锁百强企业年销售额占药品零售企业销售总额的比例要达到60%以上。

不过,这种分析同样存在不同看法,药价虚高主要在中间流通环节,这些中间环节包括医院、医生、流通企业、药品销售人员。一旦药品出厂价实施在线监测,而终端方面,医院、医生与卖药之间的关系被切断,受两头挤压的流通行是否能够真正受益于改革,仍有待观察。

瑞银证券此前的报告甚至指,受不利行业格局等因素的影响,近年来医药流通行业的毛利率不断下跌,整个行业平均净利润率不到1%。老百姓大药房董事长谢子龙此前向外披露的数据亦称,近两年来药品零售连锁百强企业销售额比例不升反降,已由35.4%降到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