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赢蓝天保卫战 这个3%意味着什么

北京11月29日 - 新华社周日援引中国环保部部长陈吉宁称,中国一些主要污染物排放量仍高达2,000万吨左右,只有再减少30%至50%,环境质量才会明显改善。

扩大污染物总量控制范围,将细颗粒物等环境质量指标列入约束性指标;发展绿色金融,建立绿色发展基金;到2020年实现生态环境质量总体改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提出的一些新目标、新理念,勾勒出“十三五”时期我国环境治理的新图景。

3月17日,环保部部长李干杰就“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李干杰表示,为完成这项“光荣又很艰巨的任务”,环保部已经有了概括为“三个三”的基本思路。其中第一个“三”就是围绕三类目标,包括生态环境质量改善的目标、主要污染物总量减排的目标、环境风险管控目标。

环保部称,中国四项主要污染物--化学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量持续大幅下降,已提前半年完成主要污染物减排“十二五”(2011-2015年)规划目标。

专家表示,“十三五”规划建议将此前出台的《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和《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等顶层设计,由“概念图”转换为“施工图”,必将大幅度推进我国绿色发展进程。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巩固蓝天保卫战成果,今年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量要下降3%,重点地区细颗粒物浓度继续下降。深入推进水、土壤污染防治,今年化学需氧量、氨氮排放量要下降2%。

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排放量减少,带来最明显的环境效益,就是中国酸雨面积已经恢复到上世纪90年代水平;化学需氧量排放量下降,则推动主要江河水环境质量逐步好转。

环保部拟将空气质量达标天数纳入约束性指标

这些具体数字,究竟意味着什么?

环保部数据显示,“十二五”前四年累计,中国上述四项主要污染物排放量分别降低10.1%、9.8%、12.9%和8.6%,而今年上半年继续实现了较大幅度下降。

“十一五”以来,我国把节能减排列为约束性指标,着力解决经济发展过程中资源环境代价过大的问题,取得了显着成绩。

“这里的3%是一个约束性指标,而‘继续下降’是一个预期性指标。”黑龙江省环境科学研究院大气环境研究所副所长刘薇介绍,3%这个数字实际上是我国生态保护“十三五”规划中,大气方面两项约束性指标的一个年度分解任务。规划对每个省要求的指标不一样,3%应该是一个全国平均值。“一般来说,在实施同样管控措施前提下,气象条件好坏对PM2.5浓度值会造成较大影响,而气象条件无法精准掌控和预测,所以模糊地提出继续下降这样一个预期性指标。”

中国“十二五”减排目标为:2015年全国化学需氧量和二氧化硫排放总量比2010年减少8%;全国氨氮和氮氧化物排放总量比2010年减少10%。

据环保部污染排放总量控制司初步估算,2015年前三季度,全国化学需氧量、氨氮、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总量分别比去年同期下降3%、3%、5%、9%左右,“十二五”规划五年总目标已提前完成。

怎样才能达到这些指标呢?

中国上月公布的“十三五(2016-2020)”规划建议中,提出了改善环境质量的硬要求,包括扩大污染物总量控制范围,将细颗粒物等环境质量指标列入约束性指标;实施工业污染源全面达标排放计划等。

然而,近年来长时间、大范围的雾霾污染频发,让人们对污染减排的效果产生种种质疑。有观点甚至认为污染减排只是一场“数字游戏”,统计数字不准确,环境质量改善效果不佳。

“一般有两种路径,一是管排,一是控源。”刘薇解释,“二氧化硫减排主要涉及电力、钢铁等行业的燃煤领域;氮氧化物减排则可以从电力和水泥行业以及高排放量机动车淘汰等方面入手。源头控制就是通过技术手段提高效能或提升燃煤质量,减少燃煤用量、推广新能源汽车等达到减排效果。”

陈吉宁解读称,未来五年中国要在继续实施四项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基础上,增加重点行业挥发性有机物排放量等作为约束性指标,实施区域性、流域性、行业性差别化总量控制指标。

环保部污染排放总量控制司司长刘炳江回应指出,“十一五”以来,全国GDP由2005年的18.6万亿增加到2014年的63.6万亿元,煤炭消费量由24亿吨增加到42亿吨,主要工业产品钢铁、水泥、电解铝等产量均增加了一倍以上,与此同时,主要污染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总量不仅未因经济发展、能源消耗的增加而同步增长,反而呈现下降态势。

“要达到报告中提出的指标,既需要加强监管,也需要加强推进新技术研发与应用。”长期研究水污染问题的哈尔滨工业大学环境工程学院教授冯玉杰同样持此观点,他举例说,“比如清洁燃烧、燃烧排放尾气的深度净化新技术,在水体方面应用经济、低碳、高效的污染物转化技术,通过污染物资源化、能源化转化,就能实现水体净化能耗持续降低。”

他还表示,中国将推进实施燃煤电厂超低排放改造、大气污染传输通道气化、石化及化工行业挥发性有机物治理等一批环境治理重点工程,通过大工程带动大治理。

“这说明通过总量减排,重点抓电力、钢铁、水泥等高排放行业治理工程建设和运行,对减少污染物排放发挥了重要作用。”刘炳江说。

事实上,新技术在环境保护方面已经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发稿 曾祥进; 审校 黄凯

他同时指出,影响灰霾天气的因素很多,首先是污染物排放量过大,一些主要污染物的排放量达到2000万吨级的水平,每年仅仅减少几个百分点,难以达到环境质量改善的效果。此外,产生灰霾的污染物除了二氧化硫、氮氧化物,还有颗粒物、挥发性有机物、氨等。

李干杰指出,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是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根本,“如果我们的发展方式、生活方式不绿色,那么污染防治攻坚战要打好是很难的,甚至是做不到的。”

为此,“十三五”规划建议提出扩大污染物总量控制范围。在“十一五”时期总量控制只有两项污染物,“十二五”时期总量控制为四项污染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化学需氧量和氨氮的基础上,“十三五”不仅要将重点行业挥发性有机物纳入控制指标,还明确将细颗粒物等环境质量指标列入约束性指标。

传统燃煤取暖成为雾霾元凶之一,而近年兴起的一些清洁供暖技术则彻底解决了这一问题。中惠地热创造了可植入混凝土下的电热地膜供暖系统,其董事长尹惠涞算了一笔账,以1000万平方米供暖面积为例,以电为热能,运用低温远红外面式供暖,可以减少煤炭使用103950吨,减少废气排放82054万立方米、二氧化硫排放3326吨、氮氧化物排放944吨。

刘炳江表示,这体现了国家改善大气质量的决心,环保部正在研究将空气质量达标天数也纳入约束性指标,对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的重污染天数等指标提出更加严格的要求,加大对政府的考核力度,促进环境质量的改善。

全国人大代表、飞鹤乳业董事长冷友斌今年提交的议案也恰好与此有关。冷友斌说,如果我国有机废弃物资源得到有效利用,将产生巨大环境效益。从大气环境角度,每年至少可减少400亿立方米二氧化碳排放;从水环境角度,每年至少减少向水环境排放2亿吨COD、650万吨氮素、250万吨磷素;从土地资源利用角度,可减少约2万公顷土地占用,减少和避免有机固体废物对土壤污染。

(科技日报北京3月18日电)

更多阅读 聚焦污染防治:把“初”“粗”账本做深做细 李干杰:环保督察坚决反对平常不作为 到时候又乱作为 李干杰:大气污染治理绝不是吹个号、打个冲锋就能一劳永逸 环保部部长:生态环境部将实现“五个打通” 李干杰:如果发展方式、生活方式不绿色 污染防治攻坚战很难打好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